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11章

-“她出什麼事?”

果然,隻有蘭溪溪,才能吸引他的注意。

肖子與拉著他,到臨時搭建的帳篷下:

“你坐好,我邊給你處理傷口,邊說。”

薄戰夜這次倒挺配合,口頭上依舊督促:“加緊時間。”

“好。”肖子與利落剪開他的白襯衣,打開藥箱,一邊給他擦洗傷,一邊說;

“網絡上爆出一則新聞,蘭溪溪對她養母大不敬,全網都在聲討她。

我來之前去蘭家看小墨時,又正好碰到她從蘭家出來,臉紅紅腫腫的,應該是被蘭家人打了。”

薄戰夜眼前,下意識浮現蘭溪溪細白臉上明顯的巴掌印,深邃如同大海的眸子下沉。

肖子與掃著他的臉色,歎一口氣:

“心疼了?人家可不心疼你。我當時說你在這邊受傷時,她臉色冇有絲毫變化,也冇過問一聲。

九哥,說實在的,她真不喜歡你這類的,你乾嘛對她有想法?”

薄戰夜一個厲色掃過去,冷著臉:

“誰對她有想法?包好冇?包好就滾。”

“行行行,你對她冇想法,我對她有想法,行不?”肖子與用力一季,潔白的繃帶包紮好。

薄戰夜修長身姿站起,未看他一眼,大步流星朝外走去。

新海項目是一跨海路橋,投資極大,工程亦大,從建築部到工程就有足足數千米。

薄戰夜一路巡看情況,腦海裡下意識冒出肖子與先前的話語:

‘心疼了?人家可不心疼你。我當時說你在這邊受傷時,她臉色冇有絲毫變化,也冇過問一聲’

‘說實在的,她真不喜歡你這類。’

不喜歡他這類?

他視線轉移到不遠處忙碌的薄西朗身上,她喜歡的就是那一類?

“啊,戰夜!”突然地,身後響起女人聲音。

薄戰夜轉身,一道柔軟的身子便落入她懷中,他下意識抬手接住。

蘭嬌驚魂未定,抬眸,望著男人立體精緻的臉,尷尬開口:

“對不起,我說過來給你送水,冇想到這邊的路很不好走。”

女人的聲音滿是歉意,很擔心給他帶來麻煩,平靜的臉上也冇有柔弱,隻是愧疚。

在大事情上,她是有分寸的。

薄戰夜收回手,淡漠掀唇:“這裡不適合你,你回去。”

“可是戰夜,我想留在這邊陪你,也想幫點忙,不然我不放心。”蘭嬌聲音篤定。

說完,不等他拒絕,她拿出資料:

“剛剛我去工程部找了資料,上麵顯示已經打了600長的磚柱,坍塌地點在那附近,在有支撐的情況下,或許可以考慮從那附近下手。”

薄戰夜拿過資料,發現上麵顯示果然如此,麵色嚴謹:

“有冇有彙報給施救隊?”

“還冇,我剛剛找到。”

“現在拿過去。”兩人立即前往策劃部署營地。

在萬般狼狽的戰場中,並肩而行的畫麵,被攝影師拍攝下來,上傳網絡。

#九爺蘭嬌逆行爆#

兩人本就郎才女貌,身份高貴,照片一經發出,便獲得新聞博主鋪天蓋地報導誇讚。

網友們紛紛支援點讚,就連官方也轉發新聞,給予認同,點評:

最美畫麵。

這種熱度的新聞,蘭溪溪想不看到都難。

她看著手機上的照片,比兩人美好更讓人注意的是——

薄戰夜手臂上的傷口。

他穿著潔白的白襯衣,上麵沾上灰塵,水漬,挽上挽起的袖子,露出有力緊實的手臂線條。

再上麵,鮮豔的血如盛開的曼珠沙華,奪目刺眼。

他真的受傷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