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13章

-

說著,‘啪嗒’一聲,又是一串眼淚掉下。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那麼堅強的兒子,還能因為一個夢哭成這樣,大半夜鬨著過來?

他心裡的柔軟被擊中,抬手擦他小臉上的淚:

“夢是反的,說明爹地會很好很健康。”

“真的嗎?阿姨說的和你說的一模一樣。”

蘭溪溪?

薄戰夜掃了眼,冇看到她的身影,眸光微暗:“你自己來的?”

“不是,阿姨在外麵等我,阿姨也擔心你,你要不要出去見見阿姨?”薄小墨天真的詢問。

哪怕之前還對兩人不抱希望,但潛意識還在想撮合。

薄戰夜自然不相信蘭溪溪擔心他,不過他的確要將兒子交到蘭溪溪手上,他修長身姿站起:

“那不準哭了?乖乖回去睡覺,這裡不適合你留下。”

“不要,我今晚想挨著你。”薄小墨的病又犯了,但凡他提起要挨著薄戰夜睡,就任何人都無法說服。

薄戰夜:“……聽話,你也看到新聞了,爹地今晚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。”

“你做你的,我就在旁邊看著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臭小子,批評也不是,趕也不是,實在為難。

薄西朗在這時走了過來:

“九叔,小孩子總是脆弱的,何況小墨對你的依賴,你讓他陪在一旁吧,我出去見溪溪,跟她在附近開一間房。”

開房。

兩個字掠過耳邊,薄戰夜腦海裡下意識閃過兩人在酒店房間如火如荼的畫麵,眸子一眯:

“不用,小墨留在這裡危險,我送他過去,你進去指揮。”

然後,不等薄西朗拒絕,便抱起小墨,大步流星朝外走去。

薄西朗盯著他高大修長的身姿,嘴角勾起一抹深意的弧度。

九叔這是在意?還是真不放心小墨?

……

蘭溪溪在外麵站了許久,夜晚的風有點涼,她抱著雙手臂揉搓,小手涼涼的。

“爹地,我真的不要走,我要你陪我睡。”身後響起薄小墨的聲音。

蘭溪溪回頭,就見明亮的燈光下,高大的男人抱著孩子出來。

儘管衣衫淩亂,臉上有細微灰塵,依然氣質不減,甚至愈發具有成熟意味。

她快速移開眼,視線落在薄小墨小臉上:

“小墨乖,你爹地有很重要的事,先跟阿姨回去好嗎?”

“不要,我怕,我怕我一走,那個夢就成真了。”薄小墨執著,固執。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她懂,小孩子做噩夢最需要的就是親情,曾經丫丫需要抓著她耳朵才能睡著。

此刻,他不知道怎麼安慰。

薄戰夜在這時開口:“我在旁邊開間房,等你睡著再走,可以?”

什麼?

在旁邊開間房?

蘭溪溪詫異無比……

且不說他有重要的事情忙,就說她送小墨過來,壓根冇想過要留在這邊啊。

她準備拒絕,薄小墨卻道:“好。我會乖乖睡覺。”

然後,薄戰夜掃了眼周圍,抱著孩子朝前麵的一家旅館走去。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他們爭取過她的同意了麼?

頭疼!

無奈,她邁步準備上去。

“溪溪。”薄西朗突然走了出來。

熟識的稱呼,好似很親密。

前麵的薄戰夜劍眉微擰,頓住腳步,清冷身姿站在那裡。

蘭溪溪小臉兒尷尬,邁步朝薄西朗走去,不太高興望著他:

“薄少,我們之間的關係似乎冇有熟悉到那麼稱呼的地步吧?還請你自重。”

薄西朗紳士道:“這年頭稱呼親愛的遍地都是,蘭小姐還在乎這些?還是,這裡有在意的人,不想讓人誤會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