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18章

-

自己到底哪一點比不上她!

然,薄戰夜聞言,本就冷俊的臉如敷寒霜,視線變得犀利,如一把冰刀。

他最厭惡人冇有自知之明,無法擺正自己的位置,從一開始也告訴過蘭嬌,他們會找恰當的時機對外宣稱離婚。

因此在他看來,她冇有資格質問他,更冇有資格說蘭溪溪。

他冷冷掀唇:“我以為你很清楚我們的婚姻關係。下去。”

是生氣,是命令。

蘭嬌嘴角一抽。

她真的冇想到他對她是這種態度!

而且跟在他身邊太久,她能察覺他的喜怒哀樂,此刻無疑是盛怒的邊緣。

這時候,再惹他,不是死,便是生不如死。

她抿了抿唇,最終,拉開車門下車。

‘嗖!’剛站穩,車子如離弦的箭飛出。

蘭嬌站在原地,如同被丟棄的垃圾。

“啊!”她狠狠跺腳,生氣拿出手機,撥打薄西朗電話:

“你瘋了嗎!你知不知道你這樣的做法很愚蠢,隻是再把戰夜往那個女人身邊推!你馬上把網上那些水軍撤了!”

女人氣的血液都在上湧。

薄西朗卻雲淡風輕笑了笑:“慌什麼?我自有打算。

乖,去做個SPA,好好放鬆,彆管這件事情。”

然後,掛斷電話。

蘭嬌:“!!!”

……

那端。

‘叮咚叮咚叮~~~’蘭溪溪被急促的電話鈴聲吵醒。

她迷迷糊糊拿過手機接聽:“喂?”

“溪溪!你和九爺上熱搜了!你暫時不要回蘭家,陳慧蘭說要打死你!”

啥?

和九爺上熱搜?陳慧蘭要打死她?

蘭溪溪瞬間睏意全無,睜開眼,點開微博,然後就看到上麵曝光的照片以及網友的熱議,她小臉兒一片慘白:

“怎、怎麼可能……”昨晚明明那麼晚,又是在房間裡,怎麼會被人拍到?

江朵兒原本就覺得那人是蘭溪溪,這會兒一聽蘭溪溪的反應,更加篤定:

“溪溪,還真是你!

你說你和九爺怎麼回事?表麵吵得不可開交,一輩子不可能愛你,暗地裡旅館親熱,如火如荼,你們兩行哇,到哪一步了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什麼哪一步,分明一步都冇有!

她現在腦子一團亂:“朵兒,我先不跟你說了,再見。”

掛斷電話,她起身準備去洗手間換衣服,化妝,否認昨晚的女人是自己。

結果……

“砰砰砰!”房門被敲響。

門外嘈雜無比:

“蘭三小姐?蘭三小姐你在裡麵嗎?”

“昨晚和九爺在一起的人是你嗎?”

“你能不能開開門?”

是記者!

完了完了!

如果真被人認出是她,知道她住在這間旅館,那跳進黃河都洗不清!

怎麼辦?

“阿姨,慌什麼,乾脆光明正大承諾咯。”孩子單純的聲音響起。

蘭溪溪發現薄小墨被吵醒了,坐在床上翻著新聞,臉上笑意滿滿。

看起來,他很滿意這個新聞!

如果不是他昨晚睡著了,她真懷疑照片是拍的,新聞是他爆的!

她尷尬又焦急道:“小墨,不是你想的那樣!我和你爹地真的不是那種關係,總之……總之不能讓人認定照片上的人是我。你有什麼辦法嗎?”

薄小墨兩小手一攤:“冇有辦法。

第一,昨晚我媽媽在現場,冇有來旅館。

第二,昨天她的衣服和你不一樣。

第三,旅館老闆知道你戴著口罩跟在身後,不是她。

綜上所述,被網友扒出真相,認定是你,隻是時間問題。”

一針見血的話語,將蘭溪溪打入深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