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21章

-再後來,薄少過來開了另一間房,由於我們旅館有後門電梯,我冇看到他帶誰過來,但後半夜我上樓詢問是否需要熱水等服務時,發現蘭三小姐和薄少在一起,而且兩人看起來很恩愛。

薄太太應該是在早上離開的,不然也不會放小少爺一個人在房間。

其實我覺得吧,九爺很有分寸,薄少對蘭三小姐也挺溫柔,而蘭三小姐脾氣直接坦率,也不像會勾搭自己姐夫的人,大家就彆再揣測了。”

話語自然流利,普通平順,並不像假的。

記者聽到這一連串的事實,顯然失望,哦了聲,訕訕離開。

這條道路很快恢複安靜。

有風捲過,樹葉飄過,淒冷顧忌。

坐在後座的男人,臉色再次如敷冰霜。

半夜和薄西朗在一起?

也就是說他離開後,薄西朗又去找她?

想到他吻過的唇,轉而與薄西朗做同樣的動作,甚至她未必會反抗,他眸子如籠罩起一層旋渦般的黑暗,黑沉的能將人捲入進去,窒息。

“咳,九爺,你看我們還要處理新聞嗎?”莫南西冒死詢問,聲音小如蚊蠅。

男人冷掃他一眼,薄唇掀開,丟出冰冷如霜的話語:

“不用,下午去接小墨回家。”

額……

九爺這是真生氣,連小少爺都要接回家,不允許再和蘭溪溪接觸……

emmm……

看到新聞,同樣不開心的還有蘭嬌。

她不僅生氣薄西朗公開承認蘭溪溪,還生氣蘭溪溪有那麼大的熱度!

這年頭,黑紅也是紅,一旦蘭溪溪熱度高,就會形成一個龐大的關注團,對以後的任何事都不方便。

她氣憤撥打薄西朗電話:

“你瘋了?你難道是真心真意想和蘭溪溪發展?”

薄西朗永遠情緒淡淡,如若洞悉道:

“傻嬌嬌,她現在名義上是我的女朋友,你覺得她還會接近九叔?九叔又還會理她?”

額?

這個反問把蘭嬌問愣。

在道德關係上,蘭溪溪成為侄媳,不再是單身,薄戰夜不可能再去對她做什麼。

在心理上,薄戰夜有嚴重的潔癖,不可能對一個有男朋友的女人動心。

即使動心,也會壓製!

“所以……你用這樣的辦法幫我?”

薄西朗輕嗯:“我不幫你,誰幫你?放心,我對她冇有興趣,這隻是一場遊戲。”

蘭嬌聽著男人溫柔的聲音,情緒總算穩定下來:

“好,你也不準對她動心,等以後時機成熟,一腳將她踢開。”

“嗯,現在你可以站出去說昨晚是你,把這個新聞了了。”薄西朗語氣幽幽說完,掛斷電話。

他身邊助理望著他,在三秒後豎起大拇指:

“少爺,你憑藉幾張圖片,就能讓蘭溪溪承認是你女朋友,開展以後的關係,試探九爺,又能讓蘭嬌吃醋,在意,一箭三雕,高,實在是高!”

薄西朗低吟一笑。

冇錯,他的確打算將蘭溪溪放到身邊,隨時隨地試探九叔,看看九叔對她到底在意到什麼地步。

至於蘭嬌,她也不過是他的一枚棋子罷了……

“日子還長,慢慢玩。”

……

當天,先是蘭溪溪承認戀情,之後又是蘭嬌發聲,之前的熱搜總算被壓下來。

大家的關注點,重新回到蘭溪溪身上。

“有些網友是不是該給她道歉?”

“呸!她怎麼不跟養母道歉?”

“養母的事情大家都忘記了?”

“毫無道德女,憑什麼過的這麼高興?”

“冇法律收拾她麼?”

一句句聲討,恨不得將蘭溪溪罵死,原本被淡化的養母事件,又再次炒作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