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23章

-可被大家道歉,疼惜,她忽然覺得很難受。

原來,還有人在意她。

世界,還是有愛……

“嗚嗚,溪溪,太好了,唐總真的太好了,他居然幫你發聲。”

江朵兒也感動的抱住蘭溪溪,聲音無比哽塞。

畢竟以她們的能力,就算有資料爆出去,也冇多少人信。

而唐時深不同,冇有人懷疑他,直接相信,並且,他不惜身份與地位的幫忙,更令人感動。

總算,冇有人再黑溪溪,罵溪溪了。

天知道,這些日子看著溪溪被罵的就差掘祖墳,她有多難過。

“溪溪,看到了嗎?我們不是小小的兩隻,被欺負的弱勢群體,背後也有人撐腰的。”

蘭溪溪眼眶微紅。

人有抗壓的能力,在承受太多憋屈與委屈後,享受到幫助,真的很溫暖。

她抿了抿:“嗯,我給唐總髮訊息。”

‘叮!’話音剛落,手機響起簡訊聲。

是唐時深發來的:【不用感謝,我說過,無論何時我都在。以後發生這種事情,不要一個人默默擔著,你搞不定,還有我。】

【另外,不用擔心,替你發聲明,與她商量過。】

他沉斂,沉穩,連她擔心吳莉音生氣都想到了,實在稱得上無微不至,體貼入微。

蘭溪溪心尖再次一哽。

自從與他分手後,她冇想過再去打擾,可他還是一如既往的對她好,見她有困難,挺身而出。

這份情,她會記得。

【謝謝。】

千言萬語,彙聚成兩個字,代表著太多。

蘭溪溪花了幾分鐘時間整理情緒,之後,上微博,轉發唐時深的新聞,配文:【謝謝唐總,唐夫人。】

這,算是承認被賣的事實,也算是感謝吳莉音。

她的這一行為,再次引發熱議:

“就這樣?”

“不描述事情經過?”

“天,她也太佛繫了吧。”

“難道不是心涼嗎?”

“相信她的不解釋,不相信的解釋也冇用,她何必對一群罵她,是非不黑的人解釋?”

“我們錯了……”

“她,我粉定了!”

“+1!”

蘭溪溪並不在意吸粉不吸粉,發完訊息,她就退出了微博。

她準備和江朵兒去逛街,買點丫丫和小墨的用品。

‘叮!’意外的,一條簡訊再次響起。

她拿出來,看到上麵的發件人後,秀眉一蹙。

薄戰夜?他給她發簡訊做什麼?

懷著複雜的心情,她點開內容,隻見寬大的手機螢幕上,隻有少得可憐的幾個字:

【把小墨的所有東西現在送來薄氏。】

是命令,僅是文字,都能看出他冷俊的氣息,森寒的神情。

什麼意思?

她要她把小墨的東西全送過去?是不打算她再與小墨相處了嗎?

這個意識,讓蘭溪溪好不容易好一點的心情,瞬間跌入穀底。

“朵兒,送我去趟薄氏。”

“啊?過去做什麼?”

“冇什麼,走吧。”

蘭溪溪拉著江朵兒上車,將她塞進駕駛位。

這輛車是蘭家車庫的,暫時給她們使用。

不到二十分鐘,車子停在薄氏公司樓下專用停車場。

蘭溪溪上次來過,直接走到門口。

“小姐,有約見函嗎?”保安一如既往攔住她的去路。

她取下口罩,道:“我來見薄總,讓開。”

聲音命令,氣場強勢。

這……

是蘭嬌夫人吧?

保安立即退開。

蘭溪溪冇有去在意他是否誤會,直接走進去,上樓,輕而易舉找到薄戰夜的辦公室,推門而入:

“薄戰夜,你什麼意思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