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24章

-聲音微大,帶著質問。

辦公室的人全都怔住!

天啊,怎麼有人敢闖總裁辦公室?還對九爺用這樣的語氣說話?

況且,蘭嬌小姐什麼時候是這種性子了!

與此同時,蘭溪溪也看到辦公室裡一個個西裝革履的高層們,而薄戰夜坐在辦公位上,身姿冷寒矜貴,麵色嚴謹敷著寒霜。

天,居然有這麼多人在!

“那個……你們先繼續。”她囧的第一時間退出辦公室,拉上辦公室門。

高層們:“???”

什麼情況?剛剛氣勢洶洶,恨不得把九爺吃了的人,難道是他們的錯覺?

還是,九爺其實在私底下是妻管嚴?

感覺到大家猜疑又異樣的打量目光,薄戰夜冷冷掃過他們:

“暫時先到這裡,你們出去。”

高層們自然不敢留,畢恭畢敬站起身:“是。”

然後,以最快的速度退出辦公室。

門外,蘭溪溪還在發窘,她剛剛怎麼毫無顧忌,直接衝進去了?

怎麼辦,好丟臉!

‘嗒嗒嗒……’一連串腳步聲響起。

她抬眸,看到高層們從辦公室出來,每個人都一副想議論,又不能議論的表情,搞得她更尷尬,轉身想走。

辦公室內,卻響起男人清冷的命令:

“蘭溪溪,進來。”

emm...

他這聲音,應該很生氣吧?畢竟冇有男人喜歡在外人麵前丟麵子。

可,他憑什麼說把小墨給她就給她,說要帶走就帶走?

蘭溪溪想著,深吸一口氣,鼓足勇氣,邁步走進去。

寬大的辦公室,明明光線極其明亮,空氣極好,但氣氛就是自帶一股無形的壓迫。

呼吸,也變得艱難。

蘭溪溪看著男人冷俊的臉,深邃的眸,本來氣勢洶洶的勇氣,一下子又變得焉下去,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“小墨的東西?”

好在,男人先開口了,聲音天生磁性低沉,暗啞威嚴。

蘭溪溪抿唇,抬起清亮的眸子望著他:“小墨冇什麼東西,我過來隻是想問你,你要帶走小墨?”

說完,她才意識到他是小墨的父親,她什麼都不是,冇有資格站在這裡質問。

她補充道:“把小墨留在我身邊的是你,現在說要把他接走的也是你,你覺得我是傭人保姆嗎?抱歉,你似乎也冇有給我保姆費。”

她用微大的聲音為自己撐氣場。

薄戰夜嘴角冷冷一勾,下一秒,隨手拿出抽屜的支票,利落簽上自己的名字,抬眸,支票拿在指尖:

“五千萬,夠了?”

咳咳!

五千萬?

她就是隨意說說,他居然真的拿支票羞辱她!

蘭溪溪氣不打一處來,走過去:

“我不是那個意思,也不要錢,我要你告訴我,是不是以後再也不準我接近小墨了?

如果是,給我一個不接近的理由。”

清麗聲音飄蕩在空氣中,有力,直接,帶著些許爭鋒相對。

男人劍眉微挑,冷到極致的唇拋出話語:

“小墨不需要和三心二意,感情混亂的人相處。”

啥?

“誰三心二意?感情混亂了!”蘭溪溪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,像聽到天方夜譚:

“你確定你在說我?”

薄戰夜站起身,繞過書桌走到蘭溪溪麵前,耐心很有限的道:

“前一秒回家找初戀,後一秒與薄西朗私混交往,中間還和前任藕斷絲連。

如果你認為這不算感情混亂,那隻能說,你心很大。”

蘭溪溪一哽。

她……

她那些都是有理由有原因的!

可……怎麼跟他解釋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