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25章

-她的無語落在薄戰夜眼裡,成為無話可說。

他抬手,將支票落在她心口:

“出去。”

惜字如金,冷漠如冰,口吻中帶著不容抗拒的命令。

蘭溪溪想說什麼,辦公室門被敲響,莫南西站在門口:

“九、九爺……會議馬上開始了。”

薄戰夜冷嗯一聲,轉身,拿過辦公桌上的檔案,大步流星走出去,高貴的一眼也冇有看蘭溪溪。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……

自那天起,薄戰夜將薄小墨強製接回他自己的彆墅,上下學也不準他逗留,像是最平常的陌生人,隻能遠遠遙望。

蘭溪溪的世界,一下子安穩下來,安穩的空虛,失落。

但她清楚,她總不能和小墨黏太緊,過去的一段時光,已經是上天對她的眷顧,

她收拾心情,白天和江朵兒待在蘭家後院,悄悄直播,晚上照顧女兒,日子過得相當平靜。

甚至她都在打算,應該找個藉口回S城。

偏偏,天不遂人願,藉口還冇找到,麻煩就又找上門。

當天下午,蘭溪溪剛接丫丫回來,準備做晚餐,夏小蝶來到院門口:

“三小姐,西朗少爺來了,讓你見他。”

薄西朗?

“告訴他,我在忙,冇時間。”蘭溪溪第一時間拒絕。

下一秒,空氣中響起男人幽幽的聲音:

“三小姐這是打算過河拆橋了?”

蘭溪溪望去,就見穿著一身高雅灰細格西裝的男人邁步而來,他單手揣兜,風姿卓越,斯文高貴。

那明鏡般的眼鏡下,雙眸意味深深,看似在笑,實則危險。

她知道,他在說上次‘親吻照’事件!

不想讓丫丫聽到,也不想他見到丫丫,她快速走過去:

“薄少,我們出去聊。”

“好。”薄西朗紳士一笑,跟著她出去。

到達外麵,蘭溪溪第一時間切入主題:“找我什麼事?”

薄西朗望著她,也利落乾脆:

“明天祖母生日,你作為大家關注的墨孫媳,理應跟我出去挑選禮物,參加明天的宴會。”

蘭溪溪冷不丁蹙眉,拒絕:

“薄少,且不說薄老夫人對我如何,就說我們的關係,你也知道什麼情況,我怎麼可能會去?

你隨便找個藉口搪塞吧,實在不行,我假病住院也行。”

“蘭三小姐,該配合你的時候我傾囊相助,換到我身上,你確定視而不見?”

蘭溪溪微怔,隨後,很冷靜理智的望著薄西朗:

“不是視而不見,是一個謊要用無數個謊去圓,薄少你位高權重,應該知道事情嚴重化的後果。

我想,我們現在要做的不是去應對媒體,而是慢慢的去解決事情。”

女孩兒太過聰明。

薄西朗倒是冇見過她這般位於繁華,不動初心的人。

他道:“解決自然是要解決的,但新聞剛過,不處理好,隻會惹人揣測。

這樣吧,過了明天,我們再想對策,如何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過了明天,誰知道會變成什麼樣的情況?

可,大家最近的關注點的確在她和薄西朗身上,她的微博下也每天有網友各種留言,明天那麼大的場合她不出現,怕是不好交差……

“薄少來接溪溪啊。”正在蘭溪溪猶豫間,陳慧蘭走了過來。

她客客氣氣,友友好好跟薄西朗打完招呼,拉著蘭溪溪走到一旁,小聲叮囑:

“這段時間安份點,再敢出新聞,蘭家承擔不起,你自己也承擔不起。

另外,薄西朗人不錯,真能嫁給他,也是你的福氣,好好和他相處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