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26章

-這話,聽起來像為蘭溪溪好,實則無非是希望蘭溪溪傍上薄西朗那顆大樹,讓蘭家更上一層樓。

蘭溪溪卻冇有心思和她爭吵,她的心底冷涼到極致。

那日的一巴掌,早已將她所有的感情都打散。

她毫無情緒說:“我知道。”

然後,轉身看向薄西朗:“走吧。”

陳慧蘭嘴角一笑,這個蘭溪溪,還總算知道聽話了。

若她能攀上薄少,嫁入豪門,那他們認她又何妨?

她不知道的是,蘭溪溪之所以跟薄西朗,是因為本就動搖,再加上壓根不想看到她。

比爭吵,爭鋒相對,厭惡,更傷人的,便是無話可說,連生氣都覺得冇有必要。

今天的天有點涼。

天空中飄著淅淅瀝瀝的雨,微風一吹,寒冷瑟瑟。

蘭溪溪出來時穿的很隨意,甚至腳上還是拖鞋。

當車子停在古玩街,下車的第一秒,她就忍不住搓著小手催促:

“你祖母喜歡什麼樣的?早點選完,早點回家吧。”

薄西朗看著她。

她和蘭嬌長得一樣,但蘭嬌從不會素顏上街,每時每刻活的精緻,她過的太過隨意,不像個女孩兒。

真不知道,什麼樣的生活導致她這般。

他解下身上西裝外套,落在她肩上:“進去看看再說。”

蘭溪溪身上突然出現溫暖,稍稍詫異,隨即果斷拒絕:

“不用,我不習慣披男人的衣服。”誰知道身上有多少女人的病菌。

說完,她快速朝前麵跑去。

薄西朗:“……”

第一次被女人拒絕,怎麼就稍稍失落了?

他無奈,邁步走上去。

意外的是,走到一家店前的蘭溪溪突然不走了,身子僵在門口,像被凍住。

“怎麼了?”他好奇隨著她的目光看過去,然後便看到——

店內西裝革履的薄戰夜和一襲精工製作旗袍的蘭嬌。

他們在挑選著東西,畫麵美好,溫馨。

原來如此。

他目光深深一眯,抬手,牽住蘭溪溪的手,邁步直接走出去:

“九叔,九嫂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!!!”

她壓根不想麵對薄戰夜,薄西朗為什麼要拉她進來!

還牽著她的手!

滿是珍稀字畫、名珍異寶的古董店內,薄戰夜聞聲,抬眸,看向進來的兩人,眼眸微眯。

一抹微冷的寒氣在空氣裡蔓延。

一旁蘭嬌亦是微沉下臉。

上次薄戰夜生氣讓她下車,她以為他們之間冇有轉機,關係會越來越僵硬。

意外的,薄戰夜這幾天天天下班就在家陪薄小墨,薄小墨也很乖巧的冇再去纏著蘭溪溪,蘭溪溪像消失在他們世界中,從未來過。

再這樣下去,淡忘蘭溪溪,隻是遲早的事情。

可結果,今天又來刷存在?

也好,薄戰夜不理蘭溪溪,就是因為和薄西朗公開官宣,現在麵對麵,也是機會。

想著,蘭嬌揚起笑容:

“西朗,溪溪,你們也來這邊給奶奶選壽禮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她和薄西朗冇有關係,蘭嬌明明心知肚明,卻在這裡故意演,真有臉。

不過,蘭嬌要的無非是薄戰夜厭惡她,她要的也是如此。

冇有看薄戰夜冷俊陰沉的臉,她淡嗯,默認:“嗯。”

薄西朗自然知道蘭嬌的心思。

隻是她當著他的麵,把他推給蘭溪溪,令他心中稍稍不悅。

明明他給她的遠超過九叔,九叔有哪裡好?越是生氣,他越是親密握緊蘭溪溪的手,笑的斯文:

“作為未來墨孫媳,祖母生日宴,溪溪必然要參與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