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27章

-九叔,九嫂,我忽然想到一個問題,我們這關係還挺複雜,你們說溪溪該叫九叔為九叔,還是姐夫?”

九叔?還是姐夫?

這疑問,令幾人臉色一僵。

對薄戰夜而言,不管哪個,都刺耳擱心。

蘭溪溪亦是,她和他發生過那些關係,如果可以,一個都不想叫……

薄西朗又道:“九叔,你說呢,是稱呼溪溪妹妹,還是侄媳?”

他風姿翩翩,侃侃而談,好似隻是簡單的談笑。

薄戰夜臉色染上陰沉薄怒,異常深邃俊美的眼睛凝視薄西朗:

“想知道怎麼稱呼,倒不如問問你身邊的女朋友,她更喜歡叫哪個。”

冷寒,又揶揄,莫名有種她喜歡叫什麼就叫什麼,隻是晴趣的意味!

蘭溪溪心尖兒一顫,呼吸發熱,不想再去議論這個問題:

“稱呼而已,隨便叫什麼都可以的,姐姐,你們繼續吧,我和薄少去那邊看看。”

說著,她就拉著薄西朗朝裡麵的展館走去,不開心說:

“你做什麼?安安靜靜避開他們不好嗎?”

薄西朗深邃看她一眼:“怎麼?剛剛那個問題讓你尷尬為難?”

“不是!我是覺得你腦殼有包,明明和蘭嬌有那樣的關係,還問那種問題,你怎麼不問蘭嬌,你該叫她親愛的,還是九嫂?”

薄西朗蹙眉:“腦殼有包?什麼意思?”

額……

“這個,我們那兒的方言,冇什麼意思。”蘭溪溪不想被知道是罵他,也不想理他,自己朝裡麵走去。

身後,薄西朗突然問道:

“九叔對你們女人很有魅力?”

魅力。

蘭溪溪步伐一頓,竟無法第一時間反駁。

作為男人,薄戰夜長相優越,事業有成就,對孩子夠耐心,符合大部分女孩子對霸總的一切遐想。

曾經不認識他時,在電視或新聞上看到他的相關報導,她也覺得他完美,遙不可及。

可事實吧……

草率了草率了。

她準備回答,薄西朗卻一笑:“沉默五秒,我知道答案了。”

蘭溪溪轉身望著他:“你什麼都不知道,他對我冇有任何吸引力。”

“是麼?”薄西朗顯然不信。

接著,有幾分嘲笑意味的道:“你姐姐,倒對他死心塌地。”

蘭溪溪一怔。

她懂了!說半天,他剛剛就是在故意針對蘭嬌?做給蘭嬌看?

可憐的她,成為工具人。

她甩他一個白眼,生氣道:“不管她是不是死心塌地,你都離她遠點,要是你們再做出什麼苟且之事,我不可能再替你們背鍋。”

丟下話語,她轉身不理他。

薄西朗:“……”

在同一個環境,她竟毫無遮掩?

掃一眼九叔蘭嬌,見他們冇盯著這邊,他稍稍鬆心,邁步過去。

白天四周的窗戶都打開,古董行為了保證每一樣物品的儲存,不會開空調,一陣風出來,很冷。

蘭溪溪再次左手捧右手,哈氣取暖。

薄西朗走過去,再次將西裝外套脫下,披到她肩上。

這次,不等她拒絕,他道:

“披著吧,有九叔在的地方,必然有狗仔,到時被拍到,該說我不體貼,虐待你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好吧,她真的太冷了,要是感冒,無法照顧丫丫,甚至可能會傳染。

她拉好衣服,繼續看禮物。

透過木柵格,薄戰夜將兩人的溫馨互動看在眼裡,眸底猝霜。

“戰夜?”蘭嬌輕喚一聲,方纔發現身邊的男人注意力不在這裡,在盯著蘭溪溪。

那女人,居然在迷惑薄西朗!還勾走薄戰夜的眼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