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29章

-她她她……怎麼這麼丟臉!

“……”

薄戰夜倒冇再調侃她,唇角輕勾,視線落在她身上的西裝外套上,抬手拿下,扔在一旁:

“衣袖濕了,穿我的。”

邊說,他邊解開西裝鈕釦,動作極其優雅矜貴。

蘭溪溪慌的一逼:“不用不用,我不冷。”再說,她穿薄西朗的好歹名義上是男女朋友,穿他的叫什麼樣子!

她的抗拒落在薄戰夜眼裡,柔和的神情微暗:

“是不冷,還是不想?或者,可以穿任何男人的,就是不能穿我的?”

這話,怎麼聽怎麼有股陰陽怪氣的意味!

蘭溪溪很想回答是,偏偏他身上的無形壓迫力讓她不敢挑戰權威。

她說:“不是,是……”

“那就行了,好好披著。”男人霸道打斷,帶有溫度的西裝外套直接落在她肩上,將小小的她包圍。

蘭溪溪本就侷促,聞著滿是專屬於他獨特味道的氣息,心尖發緊。

她是蘭嬌的妹妹,若被人拍到她穿他的衣服,外人會怎麼想?一會兒蘭嬌出來看到又會怎麼想?

她執意取下:“姐夫,我真的不冷,剛剛被燙傷,這會兒正需要涼快,還是你穿著吧,免得感冒,傳染給小墨。

對了,幾天冇有看到小墨,他怎麼樣?還好嗎?”

她在轉移話題。

薄戰夜沉下臉,太過漆黑深邃的眸子鎖著她:“你叫我姐夫?”

聲音很冷,帶有質問。

蘭溪溪秀眉微皺。

她叫他姐夫很正常,也是拉遠關係,提醒他,他們之間的距離。

他這麼冷做什麼?

“難道……難道你覺得叫九叔更適合?”

弱弱的一句話問出,薄戰夜俊臉瞬間如敷寒冰!他薄唇緊抿成一條線,擠出話語:

“我低估了你的臉皮。喜歡叫九叔是麼?很好。

作為晚輩,第一次見長輩,是不是該做點什麼表示表示?”

氣息森冷滿是寒氣。

蘭溪溪纖長的睫毛飛快煽動:“表表示?什麼表示?”

薄戰夜高高上噙著她:“端茶倒水,侄媳,期待你好好表現。”

刻意加重的‘侄媳’,揶揄諷刺,危險十足。

丟下話語,他轉身坐到裡麵的茶水間,清冷尊貴等待她。

蘭溪溪:“???”

這年頭哪兒有給長輩端茶倒水的?何況他雖是九叔,年紀和薄西朗根本冇差多少好嗎!

狗男人,分明是在故意羞辱她!

她看一眼裡麵的方向,蘭嬌和薄西朗怎麼還不出來?

她不甘不願走進去:“九爺,我不會泡茶,這裡有專門的茶藝師,不如讓他們給你泡吧?”

薄戰夜冷冷道:“也行,你給我按肩。”

啥啥啥?

按肩!!!

他確定不是耍流氓?

“晚輩給長輩按肩,有意見?”男人風輕雲淡,理所應當的反問響起。

蘭溪溪當然有意見,可說了也是白說!

“我選擇泡茶。”

她走過去,直接抓起一大把茶葉放進茶壺裡,然後往裡麵衝開水。

他不是不喝茶嗎?她就多放點!讓他刁難她!

女孩的動作憤憤不平,帶著怨氣。

薄戰夜看著,眼眸深邃漆黑,冷俊臉上毫無表情。

等她把茶端到麵前時,他涼涼掀唇:“我纔想起,我不喝茶。麻煩你重新泡咖啡。”

客氣,禮貌,紳士,讓人恨不得一杯茶水倒在他身上!

蘭溪溪咬牙,要不是看在他剛剛給她上藥的份上,她真得會動手!

忍吧忍吧,不就是一杯咖啡嗎?反正這裡有速溶咖啡。

她走過去,打開一包咖啡,倒水泡好,重新遞過去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