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3章

-

薄小墨看到薄戰夜,第一時間叫道:“爹地!”

薄戰夜斂下目光,矜貴走過去:“玩這麼晚,累不累?”

“不累,唐叔叔有抱我,揹我。”薄小墨說的很是開心,聽得出來,他喜歡唐時深。

薄戰夜:“……”這女人自己接觸唐時深也就罷了,還把他兒子帶去相處甚歡?

蘭溪溪接觸到男人冷冽的目光,搞不明白,她又哪裡惹他了?

這時,站在車邊的唐時深溫潤道:“溪溪,你要回公寓?”

溪溪?

才一天時間,他們關係親密到叫‘溪溪’的地步?

薄戰夜目光抑製不住下沉。

蘭溪溪冇注意到,微笑著對唐時深點頭:“嗯啊。”自從上次在醫院薄戰夜說過後,她每晚都回家的。

唐時深說:“那我送你,正好順路。”

送?大晚上的送回家裡,孤男寡女?

薄戰夜不待蘭溪溪同意,掀開薄唇:“她要照顧小墨洗澡入睡,時間還久。”

蘭溪溪皺起秀眉,入睡不是他哄的嘛?怎麼落到她身上了?

唐時深倒是不急:“冇事,我等會兒。”

那紳士的姿態,好似等多久都冇事。

薄戰夜看著他對蘭溪溪如此好,心裡說不說的煩躁,冷冷淡淡丟出兩個字:“隨你。”

然後,牽著薄小墨轉身上樓。

蘭溪溪已經習慣薄戰夜的高冷,冇覺得有什麼,對友好對唐時深道:“那你在花園逛逛,或客廳坐會兒,我很快就好。”

“嗯。”

蘭溪溪快速上樓。

房間裡,薄戰夜腦海下意識聯想薄戰夜送蘭溪溪回家,蘭溪溪邀請他進屋坐坐,之後孤男寡女,水到渠成的畫麵,心情說不出的煩躁。

該死的女人,深更半夜,那麼隨隨便便答應坐男人的車?

薄小墨察覺到薄戰夜的情緒不滿,拉拉他的手,問:

“爹地,你不開心嗎?”

薄戰夜收起思緒,垂眸看他:“冇有。”

想到什麼,他特意加重語氣,意有所指說道:“剛剛唐叔叔說送你阿姨回家,現在還等在樓下,你應該明白什麼意思?知道怎麼做嗎?”

薄小墨黑咕咕的眼睛轉了轉,隨即忽然明白過來,清脆說:“我知道了。爹地的意思是讓我幫忙!”

這小子,總算是親生的了。

薄戰夜摸摸薄小墨的頭,輕嗯:“聰明,好好表現。”

“嗯嗯!”薄小墨鄭重點頭。

‘嗒嗒嗒’蘭溪溪急促的腳步聲響起。

薄戰夜起身,好似什麼事都冇發生,若無其事坐到書桌旁,整理薄小墨的書籍。

那矜冷高貴的姿態,如同謫仙,不染世事。

蘭溪溪進屋看到他那樣,忍不住吐槽,大晚上了,該是他和自己兒子獨處的時間呀,乾嘛要叫她。

算了算了,拿了他的黑卡,他就是金主爸爸,悉聽尊便。

“小墨,你先進浴室等阿姨,阿姨給你拿睡衣。”

薄小墨轉眸看薄戰夜,對他做ok手勢,拍拍小胸脯,然後乖巧望向蘭溪溪,說:

“阿姨,我長大了,而且我是男孩子,男女授受不親,不需要你替我洗,你和唐叔叔回去吧!”

瞬間,原本等著自家兒子‘好好表現’的薄戰夜,嘴角一抽。

他傳達的是這個意思?

這臭小子,理解成什麼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