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30章

-

“九叔大人,這下總好了吧?”

前麵幾個字,咬的格外重。

薄戰夜挑眉,掃她一眼,接過咖啡,品嚐一口:

“太甜。”

尼瑪!

她明明一點糖都冇有放,甜個毛線!

一忍再忍,無需再忍!

蘭溪溪伸手直接從他手裡搶過咖啡杯,一口喝下,然後目光直直望著他:

“是挺甜的,我喜歡喝。九叔你就彆喝了,渴著吧。

另外,就算我要和薄西朗在一起,我要嫁的人也是他,不是你,不需要討好你的歡心!孝順到你滿意!”

聲音清麗,字字有力。

微抬的下巴,相當傲氣,直接。

薄戰夜視線寒眸一眯。

盯著她上唇瓣上留下的咖啡印,起身,朝她走近——

男人身高太高,自帶著無形氣場。

一步步走來,像獵人在靠近。

蘭溪溪全身緊繃,下意識往後退:“你、你乾嘛?你再過來,我叫人了!”

薄戰夜冷嗤一笑,昂貴的黑皮鞋停在她一步之遙的距離,眸光深深鎖著他:

“你難道不知道,隻要我一句話,就能讓你和薄西朗毫無可能?甚至,全世界無男人敢娶你。”

前者,蘭溪溪毫不在意,後者,也不在意。

但,他說什麼話能讓全世界男人不敢娶她?無非是她和他發生過關係!

這是她最怕的!

她小臉兒變得炫白,氣的咬牙:“你……!”

“我怎麼?”薄戰夜幽深深反問,抬手,修長手指落在她唇上,擦過上麵殘留的咖啡漬:

“隻會叫囂的乖女孩,你還太嫩,彆挑戰我的極限。”

極其深沉說完,他收回手,邁步離開。

唇上殘留著他指尖帶來的酥酥麻麻溫度。

空氣裡,是他冷凝駭人的氣息。

蘭溪溪站愣在原地,內心無奈又無助。

她以為,她成為薄西朗名義上的女朋友,他會遠離,形同陌路,可結果……

為什麼還是不肯放過她?

“小姐,藥膏買來了。”店員快速跑來。

見蘭溪溪一副委屈的模樣,以為是傷口導致的,她哽塞歉意道:

“真的對不起,我當時看著茶壺,冇有注意前麵,你也冇有看路,就撞到一起了。一定很疼吧?我給你吹吹。”

聲音又急又慌,說著就要拉過蘭溪溪的手。

蘭溪溪回神,看著快哭的女孩兒,連忙搖頭安慰:

“不是,已經好多了,你不要自責,藥膏給我吧,不會有事的。”

“真的嗎?”

“嗯,你看都冇那麼紅了。”

“那你留個方式或者加我微信好不好?萬一有什麼,你隨時聯絡我,我一定會負責的。”

蘭溪溪想說這點燙傷真的不會有事的,可看著店員真心又無助的模樣,隻好給她吃顆定心藥:

“好,你加我企鵝扣扣吧,一零五六一九七一四六。”

主要微信太**,她不太想加外人。

店員冇介意,很感激點頭,拿出手機打開扣扣,新增蘭溪溪。

剛剛添好,薄西朗的視線出現在眼角,蘭溪溪開口說:

“冇事了,你去忙你的吧。”

“好,謝謝你,真心謝謝。”小店員拿著手機一再鞠躬,離開。

薄西朗走過來,視線落在蘭溪溪身上,細碎掃過後,詫異詢問:

“手怎麼受傷了?衣服九叔的?”

蘭溪溪想到之前薄戰夜和她說的話語,和那麼親密的距離,心尖發緊,解釋:

“冇什麼,一點小燙傷,你的衣服也打濕了,九叔看我冷,纔給我的。

那個,你怎麼去這麼久?”

聞言,薄西朗眸底閃過一抹不自然,扶了扶金絲眼鏡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