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33章

-太過可怕,陰冷。

蘭溪溪自然感覺到各式各樣的目光,她整個人怔在原地,驚訝不亞於這裡的任何一個人!

求婚?

剛剛他說想到的辦法,就是求婚?

望著跪在地上的薄西朗,她三分懵逼,三分無措,還有四分慌亂。

這時候當著所有人的麵拒絕薄西朗,大家隻會認為她心高氣傲,不懂禮貌,還無法彌補禮物的坑。

可答應?她怎麼能做他的未婚妻?

到底怎麼辦?

“這求婚,未免太寒酸了點。”就在蘭溪溪猶豫時,一道清冷諷刺的聲音響起。

大家望去,發現竟是薄戰夜!

天,極少管彆人事情的薄戰夜,居然在這個時候開口?

什麼意思?

蘭嬌本身已經很生氣了!

她不希望留在帝城,更不希望蘭溪溪嫁給薄西朗,現在自己的老公還發言打斷,說明他對蘭溪溪的心思真的不簡單!

他之前說的找機會和她官宣離婚,就是因為蘭溪溪吧?

既然如此,那讓蘭溪溪嫁了,也冇什麼不好!

她強擠出笑容:“戰夜,求婚雖然簡單,但看得出西朗對溪溪是真心真意,再說當著我們所有人的麵求婚,我覺得也挺盛大了呀。隻要溪溪喜歡,願意,我們就彆管了。”

話落,她轉而走到蘭溪溪身邊:

“妹妹?你說是吧?”

聽似關懷親密的語氣,實則何嘗不是把蘭溪溪往死衚衕裡逼!

本來薄戰夜說那句話,蘭溪溪可以順勢找個藉口說改天,但現在蘭嬌一說,完全有一種她要是不答應,就是看重儀式,任性不懂事的女人!

另外,蘭嬌的心思她何嘗不懂?無非是想她當著薄戰夜的麵,答應這個求婚!

可惜!

她再蠢,也不會讓自己搭上自己的人生。

“姐姐說的是,我很感動,也很想答應,但今天是老夫人的生日,不應該主次顛倒。

另外,以後我和西朗過求婚紀念日什麼的,每次都是老夫人的生日,我怕疏忽了老夫人,所以求婚的日子還是改天吧!

老夫人,您放心,薄家的每個人知書達理,優秀不凡,西朗從小更是受您的熏陶,能力出眾,他的婚事您完全不用擔心的,也許下個生日的禮物,就是抱重重孫哦。”

一番話,有理乖巧,想的長遠,還順帶誇獎一波老夫人。

雲安嫻本來不怎麼喜歡蘭溪溪,但她還算有自知之明,冇在今天搶她風頭,趁機嫁入薄家。

她心中滿意:“說的挺好,西朗,你的孝心祖母看到了,求婚的確如你九叔所言,應當慎重,你們改日再議,快起來吧。”

薄西朗眼裡閃過一抹波光,嘴角含笑,站起身:“謝謝祖母,明年必定如溪溪所說,給您驚喜。”

“好好好。賓客們都在樓下了,我們下去吧。”

雲安嫻起身,杵著權威的柺杖下樓。

危機化解。

蘭嬌盯著蘭溪溪放鬆的臉,氣的拽緊手心。

這個小賤人,剛剛不順著她的話說,順著薄戰夜的意思。

她果然對薄戰夜有意思!

“溪溪,跟我過來。”蘭嬌直接拉了蘭溪溪的手,帶去裡麵。

蘭溪溪手腕生痛,知道蘭嬌生氣。

可她冇想到的是——

一進裡麵的更衣室,蘭嬌就將門反鎖,將她往牆壁上一推。

‘砰!’後背撞上冰冷牆壁,又冷又痛。

她秀眉皺起:“你做什麼?”

蘭嬌往前一步,惡狠狠盯著她:“我讓你代替我承認那個視頻,不是讓你勾搭薄西朗,嫁給他!

你身為四年前那夜的女主人,難道不知道你若是嫁入薄家,和戰夜低頭不見抬頭見,會引起什麼樣的後果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