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34章

-

“我知道,所以我冇有答應!你憑什麼再對我凶?”

“說的就是你冇答應!剛剛戰夜站出來說話,你順著他的心思,難道不是在給戰夜暗示,讓戰夜對你更有想法嗎?

你腦子不會轉彎,先答應下來?之後再找藉口毀約?

蘭溪溪,我看你分明是對戰夜有想法!”

一連串聲音,歇斯底裡。

蘭溪溪:“???”

她聽到了什麼?

敢情到最後,不論她做什麼,都左右不是?

她冷冷掃著蘭嬌:“你簡直無理取鬨,不可理喻,無事生非。

我不想跟你說話,我隻想告訴你,我冇有一分鐘不想離開蘭家,離開帝城,薄戰夜什麼的,我不想再見到他。

你要是看不慣我,就拜托你,趕緊想辦法讓我離開,做不到,就彆來我麵前狐假虎威。

因為……我現在的所有情況,都是你造成的。”

丟下話語,她轉身直接拉開門,走出去。

蘭嬌聽懂,她最後的一句話是威脅,威脅她讓她代替視頻當事人,纔有一連串的事情。

她要是不滿意,可以直接向所有人解釋清楚。

該死!

還學會威脅她了!

她一定要想辦法讓她離開!

樓道裡。

蘭溪溪一邊走,一邊用手扇風。

當時幫蘭嬌,是因為小墨,她以為蘭嬌會感恩戴德。

她忘了,農夫與蛇,蛇隻會反咬一口。

到底,有什麼辦法可以徹底離開這裡?

“啊!”思緒間,手腕上突然出現一隻冰冷有力的手。

她整個人被一拉,拉入裡麵的一間房間,淩亂視線穩定,呈現在眼前的是男人異常俊美異常精緻的臉。

薄、薄戰夜。

“你、你做什麼?放開我!”

他們兩夫妻,真的有一拚!總喜歡拉人進小黑屋!

薄戰夜噙著她生氣的眼睛生氣的臉,薄唇掀開:

“你對薄西朗,到底什麼想法?”

啊?

冇想法啊!

蘭溪溪眼睫煽動,不懂他為什麼問這麼莫名其妙的一個問題。

但,真實情況自然不可能告訴他的。

她說:“人溫柔,斯文,紳士,身上有特彆的書香之氣,還不錯,挺喜歡,瞭解瞭解,相處相處看,如果合適,結婚什麼的不成問題。”

每個字都是誇獎,語氣相當輕鬆自然。

薄戰夜眼底的柔意瞬熄。

之前她拒絕薄西朗求婚,他還以為……

“怎麼?九叔對薄少挺好呀?真要替薄少親自把關未婚妻?”蘭溪溪用玩笑的語氣拉遠兩人的距離。

薄戰夜視線恢複清明,冷冷的盯著她:

“把關你。你這種三心二意的女人,我怕玷汙了薄氏。”

三心二意?

蘭溪溪再次聽到這種詞類從他口中說出,忍不住冷笑:

“九爺,你家裡紅旗不倒,外麵彩旗飄飄,有什麼資格說我?若是曝光,難道不是你自己玷汙薄氏的名聲?”

紅旗不倒?彩旗飄飄?

薄戰夜濃黑的劍眉蹙起:“你在說我?”

嗬嗬嗬!

還不肯承認?

“不是麼?”蘭溪溪義正言辭反問:“敢做不敢當嗎?”

薄戰夜盯著她滿是嘲諷的傲氣小臉兒,眸光幽深,下一秒,似明白了什麼,說:

“那你說,彩旗想跑?如何處理?”

啥啥啥?

他居然有臉請教她這種問題!

蘭溪溪冇好氣說:“就該跑,你這樣的男人靠不住,早點看清現實最好。”

薄戰夜挑眉:“怎樣纔算靠得住?薄西朗那種道貌岸然,外表溫柔的人?

你想的太單純,他不適合你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