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39章

-“十二點吧,晚點還會放煙花。”薄小墨聲音裡完全冇有欣喜。

想來,他也不喜歡這樣的場景,

不過,蘭溪溪並冇有教唆他離開,她曾經忙於學業,同學,朋友,很少陪奶奶,叛逆的時候還會覺得奶奶嘮叨兩聲很煩。

可奶奶病重以後,她才真正的意識到‘子欲養而親不在’是什麼意思,哪怕她有再多錢,也無法孝順奶奶。

她柔聲教導:“小墨,你祖母很疼你,你應該多抽時間陪她,做點力所能及的禮物送給她。

不然等你長大,祖母不在,你想陪她也冇有機會,那時候心裡會有很多愧疚,難過,遺憾。”

“祖母會不在嗎?”

“嗯啊,雖說今天說這些不吉利,但每個人都會生老病死,像你冇見過你祖父一樣,以後也見不到你祖母。

所以,你要乖乖陪你祖母過生日,讓她開心。”

薄小墨明白的點了點頭:“那我們一起下去吧?”

“……好。”蘭溪溪有些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既視感。

為了教育兒子,她還是下樓,被迫營業。

她冇注意到,她走後,樓道盆景後,一抹修長的身姿站了出來……

男人麵容乾淨帥氣,眼中浮動著複雜深邃流光。

之前看到蘭溪溪事情,他上樓準備提醒她一些問題,冇想到碰到她和小墨。

出乎意料,小墨明明對蘭嬌不怎麼好,對蘭溪溪卻如此好?

更令他詫異的是,蘭溪溪看似無禮蠻橫,囂張傲氣,在暗地裡竟那麼會教育孩子?有愛溫柔?

她,與他認識的蘭溪溪,相差太多。

“少爺,老爺夫人還有小姐在找你。”助理跑上來,一臉是汗,顯然找了許久才找到蘭梟。

蘭梟收起思緒,輕嗯一聲,邁步下樓。

“梟,你去做什麼了?”

“你爸的意思是,那些千金雖得罪我們,罪不可恕,但路還長,和他們也還有合作,總不能搞得太生硬。何況這事情正好利於我們樹立形象,讓你去醫院處理一下。”

蘭梟聞言,淡淡道:“好。我帶蘭溪溪一起去醫院,順便處理她身上的傷。”

“啊?你怎麼管起她來了?”蘭母很是詫異。

蘭嬌臉色也變了變。

之前蘭梟對蘭溪溪的態度那麼糟糕,現在居然關心起來?

蘭梟說:“再怎麼也是因為我們蘭家起的衝突,順路帶她一下。”

說著,他邁步朝人群中走去。

蘭嬌提著宴會包的手微微收緊。

這才幾天,蘭梟就對蘭溪溪態度改觀?

不行,不能放任下去,她得好好想想,怎麼才能讓蘭溪溪名正言順離開。

蘭梟找了一圈,在安靜的沙發角落找到蘭溪溪。

她正在吃東西,一塊塊點心,料理,吃的毫不做作,自然利落。

他視線掃一眼她身上的傷痕,邁步過去:“跟我去醫院。”

麵對突如其來的話語,蘭溪溪詫異吞下口中食物,望著蘭梟:

“叫我?”他不像主動搭理她的人啊?

蘭梟冷著臉:“除了你,這裡還有彆人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那抱歉,我要在這裡等薄少,冇時間。”誰知道他腦子裡又打的什麼主意,她也不需要他們蘭家的關心。

蘭梟嘴角一抽。

他好心帶她去醫院,她的反應就是拒絕?

“溪溪,原來你在這兒。”就在這時,薄西朗身姿走了過來。

蘭溪溪正好想離開這裡,她站起身:“是不是需要我過去幫忙?”

“嗯,那邊幾位朋友想見見你。”薄西朗話語溫柔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