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42章

-蘭溪溪:“……”

他問誰不好,問她做什麼?怎麼感覺他故意過來針對她的?

她強擠出聲音:“嗯……該九爺你了,往你的右手邊依次過去。”

她希望他望著那邊和彆的人說話。

哪兒想……

薄戰夜黑眸深深一眯,掀唇,說道:

“博大精深是個好詞,蘭三小姐懂得挺多,既然如此……深入淺出。”

刻意壓沉的嗓音,有著莫名其妙的愛昧!

瞬間,蘭溪溪一個正常的詞彙被他一說,變得相當不正常!

‘咳咳!’她被自己的口水嗆到,小臉驟紅如蘋果。

一旁的其他公子哥更是詫異的睜大眼睛。

他們聽錯了?還是今晚這宴會有毒?高高在上,禁慾矜貴的九爺,竟說這麼深沉的詞語,還是對蘭溪溪?自己侄兒的女朋友!

不,一定是他們多想了!九爺絕對不是那個意思!

下一位接龍的人喝下一口酒,壓下自己跳動的小心臟,接道:“出爾反爾。”

下麵的人也快速調整好情緒,不敢往某方麵想,繼續玩遊戲。

蘭溪溪坐在一旁,卻很淡定了。

玩遊戲就玩遊戲,他剛剛的話語、意思、真的不是她多想麼?

再在他身邊待下去,她會窒息的!

“不好意思,你們先玩,我去趟洗手間。”蘭溪溪說完,起身,直接離開。

薄戰夜深邃目光掃一眼她的背影,裡麵似籠罩起一層濃濃的霧氣,諱莫,危險。

薄西朗看著他,紳士笑道:

“九叔,怎麼樣,是不是覺得溪溪挺有意思?跟她相處這段時間,我可被她好多舉動震驚,原來世界上還有這麼有趣好玩的女人。”

薄戰夜側眸,清冷視線落在薄西朗臉上:“好玩?”

“嗯。有時候像隻乖巧粘人的貓兒,有時候像朵帶刺的玫瑰,更多時候像潘多拉魔盒,每一次打開,都有不同的樂趣。

九叔娶的九嫂,如何?”

薄西朗麵色柔和,嘴角帶笑,像在說一件極其稀有的寶貝。

富家之子,對任何感興趣的東西,都是這樣的態度。

薄戰夜俊美容顏在燈光的照耀下,覆上一層寒霜,他冷冷盯著薄西朗:

“她不是你能隨意玩弄的玩物,收好你的心思。”

冷厲,警告。

丟下話語,他起身,理了理領帶,大步流星直接離開。

留下的寒氣,滲人,危險。

一旁的幾位公子哥詫異:“怎麼回事?”

“剛剛不還好好的?”

“西朗,你哪兒得罪你九叔了?”

薄西朗深邃一笑:“冇事,和九叔開了個玩笑罷了,繼續。”

……

洗手間,與外麵的奢華喧囂不同,安靜靜謐。

蘭溪溪本想洗把冷水臉平複情緒,走到洗手檯前時,纔看到今晚的自己化了妝。

原本習慣素顏的小臉兒,此刻妝容精緻,膚白唇紅,不可忽略的是臉蛋酡紅酡紅的,好似害羞的小姑娘。

要死,他說一句話,她為什麼要害羞!

她打開水,雙手放下去,快速用冷水衝手,心裡暗暗決定:

等今晚過後,一定要和薄西朗商量好解決的辦法,趁早離開。

隻有離開,才能徹底遠離薄戰夜。

‘砰!’突然間,一道微大的門聲響起。

蘭溪溪嚇了一跳,扭頭看過去,就看到——

裡麵的衛生間地上,倒了一抹身影。

一件紅色長袍,地上有根柺杖。

是雲安嫻!

雖說蘭溪溪對她冇有好印象,但人命關天,她毫不猶豫衝過去:

“薄老夫人?薄老夫人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