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44章

-他漆黑視線投向蘭溪溪:“有冇有事?”

明明,他很擔心老人的安危,來的匆匆,居然還能問她……

蘭溪溪心裡莫由來閃過一抹異樣的情緒,她搖頭:“冇事。”

薄戰夜這才快步走到床邊,握住老人的手,彎身:“奶奶,我來了。”

邊說,他邊俯在老人耳邊細聽。

此刻的他,成熟,穩重,耐心,將一個男人的魅力展現的淋漓儘致。

大約五秒,他似聽懂了什麼,眉心微蹙。

宋菲兒上前,忍不住打小報道:

“九哥哥,你聽到奶奶說什麼了嗎?剛剛那個女人,居然詛咒奶奶,說奶奶想放棄治療,回家等候死亡。她明明什麼都冇有聽到!胡亂詛咒!”

聲音微大。

薄戰夜麵色冷凝看向她,一個眼神,便示意她噤聲。

隨後,對雲安嫻說:“好,我讓菲兒和子與安排您回家,他們在家裡照顧你。”

意思是:老夫人真要回家!

剛剛蘭溪溪說的是真的?

一時間,宋菲兒臉色無比尷尬,低頭,秒錶鴕鳥。

薄西朗亦是微怔,他作為親人都不明白雲安嫻的意思,剛剛蘭溪溪說那個話時,他也並不讚同,結果是真的?

看來,她的不同的確有很多。

他快速幫著安排後,走到蘭溪溪身邊:“謝謝你發現奶奶,之前宋小姐的事情,請見諒。”

蘭溪溪抿抿唇:“不礙事,又不是你冇禮貌罵人。”

這話帶著冷嘲,顯然指桑罵槐。

一旁宋菲兒臉色一青:“哼,彆以為你理解那點就了不起,還不是瞎貓碰上死耗子。奶奶的病需要醫生,不是你這種隨口推測的人。”

言下之意,她更重要。

蘭溪溪冷笑,她還真是瘋狗,把她也當做蘭嬌,愛比較。

“宋小姐,既然你是醫生,應該能判斷出你剛纔推我,造成了嚴重的身體傷害和心裡傷害,希望你賠償醫療費和心裡費,不然我會打官司。”

“你!”宋菲兒氣的跺腳。

蘭溪溪不再理她,邁步朝病房外走去。

身後,男人沉穩磁雅的聲音響起:“蘭溪溪,過來。”

啊?

過去做什麼?

不管做什麼,她都不想留下。

蘭溪溪轉身,詫異又平靜望向薄戰夜,說:

“抱歉,你們先照顧老夫人吧,我回家還有事。”

“不聽話?要我過去拉你過來?”男人磁性的聲音帶著無形壓迫。

蘭溪溪臉色一紅,捏緊手心。

拉她過去?

他怎麼可以當著宋菲兒和薄西朗的麵說這種話!

奈何,男人的氣息實在太過危險。

蘭溪溪總有種她遲鈍一秒,他真會走過來拉她手的既視感,她緊緊抿了抿小唇,被迫邁步走過去:

“什麼事?”

薄戰夜深邃目光掃她一眼,說:“一會兒讓子與給你看傷,現在先幫忙照顧下奶奶。”

話落,他拉起她的手。

寬厚的掌心帶著淺淺溫度,還有專屬於男人的薄薄的繭。

蘭溪溪心尖猛地一顫,隻覺被他握著的皮膚血液在急速跳動,侷促往外縮……

意外的。

另一隻滾燙無力的手將她的小手抓住,她低眸一看,看到是雲安嫻的。

明明無力,還不肯放開,嘴裡還不斷呢喃。

看唇形,叫的嬌嬌。

原來,是把當做蘭嬌了!

蘭溪溪瞬間恍然過來薄戰夜拉她手的意思,是她誤會了,小臉兒更紅更尷尬,站在那裡不敢動。

薄西朗將兩人的互動看在眼裡,眸光深了深,走上前:

“溪溪,就麻煩你先跟我們回去吧,你救了奶奶,又能聽懂奶奶的意思,萬一有需要你的地方,也很方便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