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45章

-蘭溪溪現在還有彆的選擇嗎?

一個薄戰夜,一個薄西朗,中間還有拉著她的雲安嫻,她想拒絕都難。

她不情不願點頭後,拿出手機給江朵兒發訊息,讓幫忙照顧好丫丫,暫時不能回去。

那邊。

江朵兒已經哄丫丫睡著了,收到簡訊,她快速回覆:[ok,放心。]

隨即打開微博刷微博。

網絡上鋪天蓋地都是關於雲安嫻生日宴的熱搜,最為勁爆的,還數#蘭溪溪揍人

揍人?

這丫也能揍人?怕是又被人欺負了吧?

江朵兒懷著氣憤的心情點進去,結果看到最後,總結出一個字:爽!

人善被人欺,馬善被人騎,就是不能委屈自己。

等等……

視頻角落裡那個是九爺?

江朵兒倒退,慢放,然後……整個人都不淡定了!

隻見視頻裡,男人在發現事情的第一秒,邁步就朝事發地走去,走到一半,蘭溪溪起來打人,他方纔停下矜貴的腳步。

再之後,他的視線一直落在蘭溪溪身上,甚至還在人們呼保安室,用眼神製止保安……

媽耶!

這默默無聞的關心是什麼鬼!

超有cp感好不好!

可……那天九爺說一輩子不可能愛溪溪的畫麵曆曆在目,什麼原因?

悶?騷?好麵子?

對!一定是這樣!

江朵兒篤定心間這個猜想,她將視頻儲存到手機,裁剪,放大,保留。

等蘭溪溪回來後,一定要給她看這斷視頻。

‘叩叩。’突兀的敲門聲響起,打斷夜的寂靜。

已經是晚上十一點,尋常不會有人過來,今晚蘭家要去參加薄家的生日宴,按理說更不會有時間過來,這麼晚會是誰?

江朵兒好奇,小心翼翼翻身起床,走到門口,拉開落地簾偷偷的望外麵。

下一秒,愕然睜大黑白分明的雙眸!

外麵的男人——西裝革履,身體筆挺,氣度不凡,即使夜晚的燈光暗淡,也能讓人驚豔。

蘭、蘭梟!

他怎麼過來了?

“卡茲……”江朵兒第一時間打開門,笑的殷切:

“蘭少,你還冇睡嗎?”

蘭梟看著她。

她穿著一條荷葉邊吊帶裙,身材嬌小,凹凸有致,露出的直角肩,鎖骨,每一寸在這樣的夜晚都很誘人。

他眸色深了深,移開視線,掃了眼房間裡麵:

“蘭溪溪還冇回來?”

原來是來找溪溪的。

江朵兒有些失望,依然揚著笑容:“嗯,溪溪她剛剛發訊息說不回來,你找她有事嗎?”

“冇什麼。”蘭梟過來,隻是想告訴蘭溪溪下手要有分寸。

他之前去醫院,幾位千金斷指的斷指,流血的流血,傷口極其嚴重,若不是他壓著,後果不會那麼簡單。

既然她不在,他也不在留。

“誒!”江朵兒見他要走,焦急出聲:“那個……你就走了嗎?我們……聊聊啊。”

聲音嬌怯,又帶著欲言又止。

蘭梟視線鎖著她滿是愛意期待的眼睛,唇瓣掀開:“和你冇有可聊的。另外,我對熟人不感興趣,彆打我主意。”

話語利落,意思明確。

直接拒絕。

江朵兒小臉兒一怔,他、他知道她打他主意?

可不對熟人下手什麼鬼!

“你的意思是,對不熟的人下過手?”

蘭梟冇有否認:“你認為我這個年紀冇有女人?”

不會。

彆說他的年紀,就是他的身價,也不像單身男士。

越高層的人,往往越在那方麵隨意。

江朵兒明明知道這個道理,但聽他這麼直接說出來,心裡還是怪難受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