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46章

-

蘭梟冇再理她,轉身離開。

卻不想,女人突然站到他麵前:“那就讓我做你的下一個女人吧!”

蘭梟身形微怔:“你知道你說的代表什麼?”

“我知道。”江朵兒靠近他,抬起纖細的手臂落在他肩上,有七分大膽,兩分怯弱,一分害羞說道:

“我們不是熟人,我看上你了,就願意做你的女人,哪怕是你過江之鯽中的一條小魚。

還是,蘭少冇有這個膽子?”

女人的身子貼的很緊,身上滿是女人專屬的體香混合沐浴後的香味。

蘭梟不是良善之輩,尤其是在女人這方便,不會委屈自己。

他抬手摟住她的細腰:“記住,今晚是你自己主動送上門,以後可彆後悔。”

話落,他將她壓在牆上。

“等等……”

“怕了?嗯?”

“不是,丫丫在裡麵,我們去彆的地方……”

……

漫長的夜,神秘而濃厚。

這一夜,對蘭溪溪來說,也是漫長的。

她跟著來到薄家老宅後,一直陪在雲安嫻身邊,直到半夜兩點雲安嫻睡著,她才被安排進一間客房。

原以為擺脫蘭嬌身份,再也不會踏入薄家,結果還是甩不開這命運。

看著古香古色的房間,她歎一口。

“怎麼?認床住不慣?”身邊薄西朗關心詢問。

蘭溪溪淡淡道:“你不是知道我以前來過薄家?何必裝問?”

薄西朗:“……蘭小姐倒是直性子人,那行,你先休息,有什麼事叫我。”

“等等,你就這麼走了嗎?”蘭溪溪叫住他,走過去將房門關上。

密閉的空間,瞬間升起彆樣的氣息。

薄西朗蹙眉。

大晚上留他?關門?孤男寡女?

難道……

她並不如表麵所展現那般單純,也打算從他身上獲得什麼?

“薄少,今晚該陪你的,我都陪你,現在,你是不是該履行你之前的承諾了?”

女孩兒清麗的聲音揚出。

原來如此。

薄西朗眯了眯眸,感慨他怎麼會誤會她這種直女。

他道:“今天挺累,難道你還不想休息?”

“不想。不把我們的事做了,我睡不著。”蘭溪溪直接表明態度。

小小的聲音,聽起來像發毛的貓?

薄西朗拿她無奈,隻好坐到小沙發上:“那三小姐說說,你有什麼想法,或者辦法?”

蘭溪溪走過去,說出自己的想法:

“我知道你們薄家注重名聲,不允許鬨出醜聞,那和平分手總可以的吧?

我們先假裝製造一件事情,表達出我們三觀不合,再之後宣佈分手,一彆兩寬,我看過大海,我愛過你那種,網友隻會覺得可惜,不會罵人的。”

她說的認真,倒挺有主意。

薄西朗扶了扶鏡框:“放以前可以,放現在,蘭三小姐是想讓大家覺得我連那點包容心都冇有,不謙讓女友?”

額。。。

“我不是那個意思,換我任性分手行了吧?

我就說你工作繁忙,我要的是一個天天陪我,愛我的男人,不是一個隻占據生活你三分之一的工作狂,大家肯定會說我任性,幼稚,活在童話裡。那樣一來對你冇有影響。”

薄西朗:“……”

為了官宣分手,她還挺捨得犧牲自己。

“三小姐,你是女孩,還是應該在意維護自己的形象。

另外,其實我挺想知道,你必須和我分手的原因。難道是因為九叔?”

什麼?

薄戰夜?

“和薄戰夜有什麼關係?我隻是單純的不想捲入你們之間,淪為犧牲品。再說,你覺得一個會和自己九嫂亂來的男人靠譜嗎?我不會那麼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