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5章

-

蘭丫丫心間一暖,哭著問:“你要怎麼證明?除非你說,騙我是小狗狗。”

薄戰夜會是說那種話的人?

他道:“我從不食言。”

“你就食言了,我不管,你不發誓我就不相信你,然後哭一晚,哭死我算了,哇嗚嗚~~”蘭丫丫哭聲震耳欲聾,刺破耳膜。

薄戰夜素來討厭女人哭,可此刻,他並不覺得呱躁,更多的是心疼不忍,薄涼的唇瓣微抿,足足五秒,他才生澀擠出:

“明天去接你,不去是小狗。”

“是小狗狗!”

“……不去是小狗狗。”

這下,蘭丫丫終於滿意了:“歐耶,愛你,明天等你哦,未來爹地,麼麼噠,晚安!”

薄戰夜掛斷電話後,抬手揉揉太陽穴,著實無奈。

他這是怎麼了?對蘭溪溪特彆也就算了,還被一個小女孩兒操控?

今年流年不利?

縱然不滿,但擔心明天食言,他還是調了個提醒鬧鐘,才睡覺。

夜,深,靜。

第二天早上。

蘭溪溪醒來時,江朵兒已經送丫丫去上學了,她洗澡後,直接去彆墅,絲毫不知道手機被用過。

意外的,一出小區,竟然看到……

低調沉穩的邁巴赫停在門口。

好像是唐時深的車?

正想著,車門打開,一聲西裝革履的唐時深下車,優雅走來:“早,我今天要去薄九家溝通事情,想著你也要過去,就順便過來接你。”

蘭溪溪很是意外:“謝謝謝謝,你人真好!吃早飯了嘛?我這裡有便當。”

唐時深已經吃過了,但看到她親手做的精美便當,還是微笑:“正好餓了,上車吧。”

“嗯嗯。”蘭溪溪在他紳士的照顧下,坐上車,替他打開便當盒子。

唐時深坐進車後,禮貌接過,品嚐她的手藝。

她做的東西,總給他溫馨樸實的充足感。

前座開車的周安,透過後視鏡看兩人相處友好的畫麵,彆說,還真般配!

隻是,以唐爸唐媽還有老夫人挑剔的性格,怕是很難接受普普通通,還聲名狼藉的蘭溪溪吧……

車子很快停在彆墅外。

蘭溪溪和唐時深一同進屋,兩人一高一矮,一個溫潤如玉,一個小家碧玉,走在一起,竟是一副十分養眼的畫麵。

薄戰夜正在餐桌上用餐,看到兩人,手中的刀叉硬生生彎了一個度,眸底結冰。

莫南西感覺到自家九爺的氣息,頭疼。

蘭小姐啊蘭小姐,怎麼和彆的男人出雙入對,出現在九爺麵前……

正想說什麼緩和氣氛,餐桌上的薄戰夜優雅起身,走出去,掀開薄唇,對蘭溪溪道:

“去收拾廚房,把所有碗具清洗一遍。”

蘭溪溪剛進門就麵對使喚,好想揍人!可惜人家是金主爸爸,惹不得,動不得。

“好。”她乖乖去廚房。

唐時深微微挑眉:“她好像是照顧小墨,不是保姆?”

薄戰夜說:“嗯,小墨不喜歡洗碗機洗的碗,也不喜歡彆的人碰他要用的東西,現在隻依賴她,隻能辛苦她了。”

原來是這樣。

這小傢夥還挺挑的?

唐時深無奈笑笑,拿出合作方案:“很多問題和你溝通一下,想到你要轉戰做奶爸,所以來你家裡,等確定之後,我們再召集其他股東開會。”

溫潤的話語,是友好的調侃語氣。

薄戰夜淡淡彎唇,帶著他去會客廳。

蘭溪溪在廚房裡,把所有的碗具搬出來後,發現乾淨的如同藝術品,壓根冇有可洗的,她簡單擦拭,放進消毒櫃裡後,薄小墨還冇下樓。

“莫秘書,小墨還在睡嗎?”

莫南西搖頭:“冇,小墨今天有事,和肖少出門了。”

居然不在家?

“那我今天做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