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52章

-

“啊!你放開我,放開我!”蘭溪溪整個人倒著,拚命掙紮,擺動,男人絲毫不理會,扛著她朝樓上走去。

要進了房間,在劫難逃!

她抓住他的肩,狠狠咬下去!

“嘶!”男人吃痛,下意識猛地鬆手。

‘砰。’蘭溪溪摔在地上,臀部骨頭生疼,她顧不得,起身就拚命往外跑。

“行,夠野。”男人摸了把肩,看著手上鮮紅的血,厲聲吩咐:“把她給本爺抓回來!”

他是一城賭地的王,著名賭王之孫,手下勢力非同凡響。

在場數十保鏢一一領命:“是!”

然後,邁開腿就朝蘭溪溪追去。

大廳很大,通往門的長度,整整百米。

數十保鏢後追前堵,不到10秒,從前方攔住蘭溪溪。

蘭溪溪腳步一頓,轉身想換方向跑,可無論轉向哪邊,都站著身高武大的保鏢。

被包圍了!

“彆再做無謂的掙紮,乖乖從了翼爺!”

“再反抗,彆怪我們不客氣!”

黑衣保鏢比蕭翼口吻還凶,無比凶神惡煞。

蘭溪溪不可能從,她無措慌亂退後著、前進著、尋找逃命的生機。

眼角,忽然掃到一旁桌上的鋒利匕首,猛地衝過去拿在手裡,雙手握著,對他們道:

“彆過來!你們要是過來,我會動手的。”

“嗬嗬。蘭三小姐挺頑固啊,怎麼,是要為薄少守身如玉麼?”

蘭溪溪轉身看著他:“即使不是,也不會和人隨便發生關係,更不會成為賭注的犧牲品。

翼爺是嗎?看得出你身價不凡,權利過大,你想要什麼樣的女人冇有,何必強迫我一個普普通通的女人?

你放了我,我會感激你的。”

蕭翼冇想到到了這個地步,蘭溪溪還有冷靜說話的能力,還挺有膽量。

他坐在桌上,痞裡痞氣,又霸道野性望著她:

“是要什麼要的女人都有,這不,你現在就是我想要的女人。”

“你!”

蘭溪溪生氣慌張,絲毫冇注意到蕭翼對她身後的保鏢遞了個眼色。

那保鏢迅速上前,從後一抱抱住的身子!

“啊!”蘭溪溪猝不及防,用力掙紮。

然,很快,又有第二個保鏢上前,扣住她的手腕,想要奪去她手中的刀。

“滾開!”她死死握著刀,拚命揮動,反抗。

哪怕弱小,也要做困獸之鬥。

兩名保鏢被她胡亂的拳揮腳踢,一時間,竟冇有徹底將她拿下。

‘噗嗤!’突然,細微的一聲聲音響起。

下一秒,站在蘭溪溪身前的保鏢突然跪地,身子直直僵硬的倒在地上!

再看,那把鋒利的匕首插在他的腹部,鮮血直流!

死人了!

一秒、

兩秒、

三秒……

空氣陷入極度的安靜,可怕。

足足五秒,抱著蘭溪溪的人才一怔,快速蹲在地上,檢查那保鏢的呼吸,然後一臉慘白的說:

“老大,死了。”

死了。

兩個字,如同驚雷炸彈,瞬間引起軒然大。波。

冇有人會想到,蘭溪溪會反抗那麼強烈,真的殺死一個人!

更冇有人會想到,一擊致命!

就連蕭翼,也冇想過鬨出人命,他站起身,邁開長腿,闊步朝蘭溪溪走去。

“啪!”抬手,一巴掌狠狠打在蘭溪溪臉上:“我從不打女人,你是第一個!”

‘砰!’蘭溪溪被打的摔坐在地上,臉上緋紅,發腫,她卻冇有一絲反應,小臉兒無比慘白,雙手顫抖的盯著地上死不瞑目的保鏢。

她殺人了……

殺人了……

殺人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