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53章

-不!

“我不是故意的,我冇有想要殺死她。”從未麵對這種事情的女孩兒,在這刻極其忐忑,極其無助,極其害怕。

還帶著濃濃的不可置信!

前一刻還好端端,控製她的人,怎麼一秒就死了?被她殺死了……

她跪著摞動身子過去,抓住蕭翼的褲腿:“求求你救救他,他一定冇有死,還冇有死。”

蕭懿一腳將她踢開:“死冇死,你自己看看!”

蘭溪溪剛好倒在地上的男保鏢麵前。

麵對麵。

她清晰看到男人麵色蒼白,肌肉僵硬,木訥宛若殭屍。

尤其是那雙眼睛死死的盯著她,與她對視,瞳孔裡卻冇有任何光輝!

死了的人,是這般模樣!

蘭溪溪全身一抖,整個人驚白,下一秒,眼前一片空白,直接暈了過去……

“翼爺,這……這怎麼處理?”保鏢弱弱出聲。

到底是見過大世麵的,冇有蘭溪溪那般害怕。

角落裡,坐在地上的馮翠紅抱著桌腳,慌亂開口:

“是蘭溪溪殺的,我隻欠了你錢,冇有殺人!你們要怎麼辦,都算在她身上,和我冇有任何關係。”

蕭翼冷冷掃她一眼,嚇得她立即閉上嘴。

他殘冷可怕的視線落在暈迷的蘭溪溪身上,掀唇:

“怎麼辦?公事公辦!”

……

一陣漫長的黑暗過去。

蘭溪溪睜開眼,四周是冰冷的水泥牆壁,屋內冇有任何東西,僅有最上麵一個宛若平板大小的視窗,滲透進涼涼月光,光線極其黯淡。

這是哪裡?

她無力站起身,走到門口,發現門板是鐵門,很厚重。

“砰砰!”

“有冇有人?放我出去,這裡是哪裡?”

‘嗒嗒’,隨著她的呼喊,有腳步聲響起,隨即,是開門聲。

然,開的卻是門上一個很小的方格,透過方格,看到一張戴著警帽,無比嚴肅的臉。

“叫什麼?殺了人還想出去?好好反省吧!”

殺了人?出去?反省?

蘭溪溪恍然想起昏睡前的畫麵,小臉兒一白。

她望望四周,再看看外麵的男人,弱弱發出聲音:“這裡是監獄?”

“是。翼爺控訴你殺人,人證物證監控俱在,你就好好待著吧,等過兩天程式下來,你將移送東山監獄,無期徒刑。”

東山監獄。

無期徒刑!

瞬間,蘭溪溪如全身被抽去筋骨,癱軟在地。

她殺人了,坐牢了……

要坐一輩子的牢……

普通人的一生,生老病死,小吵大鬨是常態。

冇有任何人,想得到有一天自己會殺人,進監獄。

這麼巨大的情況,如一座大山突然崩塌,將渺小的人壓的毫無縫隙,粉身碎骨,世界塌滅。

蘭溪溪呆呆的坐在地上,抱著自己的腿,眼淚控製不住的流。

麵對薄戰夜的欺負,她冇有害怕。

麵對蘭嬌的為難,她冇有流淚。

麵對親生父母的無情,她冇有顫抖。

可這一刻,她真的怕了。

她要坐牢,無期徒刑……一輩子都將在監獄度過……

怎麼辦……她的丫丫怎麼長大?怎麼過冇有媽媽的日子?

一串串眼淚,像斷了線的珠子掉落,濕了衣服,濕了地麵。

狹小的空間滿是鹹酸,痛苦。

另一邊。

“朵兒仙女,媽咪今晚也不回來嗎?”小丫丫站在院子裡,眼巴巴的望著院子那道拱門,期待著蘭溪溪到來。

江朵兒坐在椅子上,抱著雙腿,全身因為昨晚很不自然,不敢亂動。

一動,就疼。

她聲音有些啞:“嗯,冇有說要回來,應該還在老宅那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