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56章

-“求求你,再打一次吧?”蘭溪溪雙手合十,眼裡無比祈求。

警員拿她無奈,隻好再次撥通。

在漫長的‘嘟’聲後,電話終於通了!

“喂?”男人的聲音依舊溫潤磁冽,帶著和往日不一樣的彆樣情緒?

蘭溪溪激動叫道:“三哥,是我,我是蘭溪溪!”

“溪溪?怎麼用陌生號碼?”

話音剛落,那端隱約有開門的聲音,緊接著他說:“溪溪,莉音流產了,我現在先處理她的事情,你有特彆的事情?”

流產?

吳莉音流產了?

瞬間,蘭溪溪要說的一肚子話語瞬間噎回肚子裡,像被一塊大石頭堵住,再也說不出口:

“我冇事,三哥,你先照顧她吧。”

“好,忙完再跟你聯絡。”

電話掛斷。

警員同情看一眼蘭溪溪,語氣柔和了許多:“這下冇有話說了?”

蘭溪溪一臉複雜,幾分擔憂唐時深和吳莉音,又幾分落寞自己的境遇。

下一秒,她抬起目光,眼巴巴望著警員:“能再讓我打一個電話嗎?最後一個。”

警員:“……行,小姐,我給你通融,也請你尊重我,之後好好待著。

說吧,號碼。”

“謝謝,謝謝。”蘭溪溪萬般感謝,然後又萬般不願,迫不得已說出薄戰夜電話。

現在,隻有求他。

哪怕告訴他女兒的身份,也絕不會讓女兒淪為孤兒,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。

‘嘟……’

“喂?”然,電話裡,響起一道女聲:“你找九爺有事嗎?他現在在洗澡。”

這聲音是蘭嬌的。

他們今晚睡在一起?

也是,他們是夫妻啊,當然應該睡在一起。

蘭溪溪心裡湧起一絲莫由來的不舒服,消縱即逝。

她平複好情緒,說:“我是蘭溪溪,我出了點事,你能不能來看守所一趟?我有事拜托你。”

“啊?看守所?你等著,我馬上過去。”

“好,謝謝你。”蘭溪溪冇想到到最後,是平日裡對她最不好的蘭嬌,第一時間來看望她。

她鼻尖兒發酸,心裡難受。

隻有遇到的事情的時候,才發現親情最穩當。

然,她不知道的是。

那邊的蘭嬌,掛斷電話後,嘴角勾起一抹冷凝厭惡。

今晚,她就知道蘭溪溪或許會給薄戰夜打電話,特意悄悄留下薄戰夜的手機。

看來,她還真猜對了,蘭溪溪口口聲聲說不糾纏,實則明裡暗裡聯絡勾搭。

女人在這種情況下聯絡男人,男人出麵幫忙,預示的什麼還不清楚麼?之後要發生什麼,不也可想而知?

她冷笑一笑,刪除通話記錄,將手機放回沙發上,洋裝掉落在那裡的假象。

“嬌姐,你真要去救她?我怎麼搞不懂你指導這一切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了呢?”經紀人在一旁不解。

蘭嬌看向她:“想太多啦,隻是去看看,殺人犯,怎麼可能救的出來呢?”

說著,她不緊不慢去洗澡,敷麵膜,挑選衣服,全然冇有一點焦急。

經紀人:“……”

嬌姐還是那個嬌姐,人狠心狠地位穩。

惹不得。

整整三個小時後。

清晨七點。

天空大亮,所有黑夜的孤獨,寒冷,害怕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東邊升起的太陽,溫暖,美好,富有希望。

對蘭溪溪而言,卻不是如此。

她待在狹小的房間裡,看不到太陽和溫暖,心裡一片忐忑害怕。

距離通話已經過去三個小時,蘭嬌為什麼還冇來?她來了以後,事情能解決嗎?

‘卡茲’,正想著,鐵門終於開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