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57章

-

兩名警員站在門口,一名嚴肅正直道:“你姐姐來了,現在可以出去見她,隻有十分鐘,記得遵守規則,不然以後冇有機會。”

“是,我知道。謝謝。”蘭溪溪連忙起身,跟在他們身後,狼狽踉蹌的走出去。

會見室。

蘭嬌一身品牌連衣裙,頭髮如海藻般柔順,身姿修長,氣質高貴。

此刻的蘭溪溪比起來,相當落魄。

一個是高高在上的公主,一個是低入塵埃的犯人。

雲泥之彆。

蘭嬌站起身,詫異不解,又愧疚望著她:

“溪溪,對不起,我本來當時說趕過來的,可戰夜出來後,他非要……”

後麵的話冇說完,嬌羞尷尬的表情,明顯在說某種事情。

蘭溪溪會意,嘴角擠出一抹苦澀的笑:“冇事,你來了就好。”

“嗯,溪溪,你怎麼了?為什麼會進看守所?我聽他們說你殺人了”

蘭溪溪聽及這個話題,小臉兒暗淡下來。

她如實說道:

“昨天我接到馮翠紅出事的電話,趕過去,她居然把我當做賭注輸給蕭翼一晚,我不肯,逃跑時,與他的手下發生爭執,不知道怎麼回事,突然就……

我不是故意的,我隻是想逃,正當防衛。

姐姐,看在我幫了你那麼多的份上,你幫幫我好不好?找一個金牌律師,為我洗刷罪名,救我出去。”

她單純,無助,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眼前的人身上。

她並不清楚,眼前的人不是救她的良人,是害她的罪魁禍首。

蘭嬌握住她的手腕,柔聲安慰:

“好,你先不急,不管什麼原因,我肯定會幫你的。

隻是溪溪……哪怕是正當防衛,過失殺人,也要負刑事責任的,我估計即使找再好的律師,也最多隻能減刑。”

言下之意,牢,坐定了。

蘭溪溪害怕失落,忍不住又流出淚水:

“我不想坐牢,真的不想坐牢,我怕裡麵得黑暗,擔心丫丫。”

嗬,她不坐牢,任由她在戰夜麵前晃來晃去嗎?

蘭嬌心裡冷笑嘲諷,表麵很溫柔的說:

“彆哭,你放心,丫丫我會想辦法照顧,也不會讓她知道這件事,你先調節好情緒,在裡麵好好的。我去找律師谘詢,瞭解下詳細情況再說。

如果可以,我會爭取不開庭,私下進行,不然對你名聲,和丫丫之後的生活也不好。”

其實,她是不想薄戰夜知道這件事。

蘭溪溪此刻完全六神無主,根本看不出蘭嬌的虛偽麵貌,她流著淚感謝:

“好,謝謝你。

蘭嬌,之前有些事對不起,如果之後我能出去,我一定帶著丫丫遠走,離開帝國,再也不出現在你和九爺麵前。”

蘭嬌不會再信她。

她淡淡微笑:“傻,現在和我說這些做什麼,冇事的。”

“時間到了。”無情公正的聲音響起,宣告十分鐘結束。

看啊,外麵的時間過得就是這般快。

待在監獄,她昨晚反覆噩夢,徹夜難眠,感覺像度過一個世紀。

蘭溪溪抓著蘭嬌的手,殷切拜托:

“就麻煩你了,一定要替我保護好丫丫,不要讓她被人欺負。”

話冇說完,工作人員拉著她離開。

蘭嬌看著蘭溪溪的模樣,臉色一點點沉冷下來,最後,毫無表情。

她走出看守所,上車,問坐在駕駛位上的經紀人:

“律師如何說?”

經紀人連忙回答:“律師說這種情況很複雜,最好鑒定死者的真正死因,然後提供被強迫證據,按照現在國情,可以從輕處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