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59章

-蘭嬌安慰:“放心,這麼多人照顧奶奶,奶奶情況會好轉的。”

薄戰夜未言,奶奶身體怎麼樣,他清楚。

他掀唇:“我手機有見到?”

“嗯,你掉沙發上,這裡。”蘭嬌拿出手機,遞給薄戰夜。

薄戰夜修長的手接過,滑動螢幕解鎖,然後。

看到上麵的內容,目光微暗:

“你動了我手機?”

冷凝,低沉。

是篤定的質問。

蘭嬌心尖一緊:“冇……就之前彈出溪溪的新聞,我就拿起來看了下,但有密碼,我冇有打開。”

薄戰夜冷著臉:“以後冇事不要碰我手機。”

“好。”

薄戰夜冷冷走開,下樓後,他隨手滑開手機解鎖,點開新聞。

第一條熱搜#蘭溪溪出國。

點進去,第一條內容是蘭溪溪個人微博釋出的內容,他眸光微眯。

出國?昨晚和薄西朗在一起,今天出國?她倒是夠浪。

“爹地,我知道阿姨出國做什麼哦。”餐位上,薄小墨小小的聲音響起。

薄戰夜不搭理,顯然不想知道。

薄小墨卻不問自答:“阿姨說去見最重要的人,應該就是她說的類似我心裡小包子一樣的人,白月光。

你看,阿姨還給我發了訊息。”

兒童手機遞到麵前。

薄戰夜即使不想看,也掃見上麵內容,臉色驟沉下去。

和他不可能?他有說過和她可能?

撮合?他的事,輪得到她來指點?

他冷著臉:“拿開。”

蘭溪溪在監獄又待了一天一夜。

第三天早上。

鐵門打開。

一名正裝革履的大人物,帶著幾名嚴肅筆挺的特警,來到門口:

“蘭溪溪,由於你姐姐的特彆交代和照顧,對方父母答應撤銷上述,你的判決也下來了,十年有期徒刑,今日執行。

並且,由於你身份特殊,我們答應你姐姐,為你保密,不泄露任何你個人資訊。

現在,由我們正式押解你去東山監獄。”

聲音強而有力,飄蕩在冰冷的牆壁上,富有迴音。

蘭溪溪瘦小的身子一顫。

從無期徒刑變為十年有期,還保守了她的秘密,這本該開心的。

可……她為什麼像被敲定了死刑,一點也笑不出來?

她僵愣石化在原地,做不出任何反應。

工作人員上前,像帶布偶娃娃一般,給她戴上冰涼手銬,押解她走出看守所,上專車,前往東山監獄。

一路,風景優美,街道繁華。

就在之前,蘭溪溪還和江朵兒帶著丫丫在街上吃火鍋,逛街,轉眼,她坐在警車之中,成為殺人犯,失去所有的自由。

為什麼,為什麼走到了這一步?

明明是彆人的錯,她隻是受害者,意外傷人,怎麼就成為凶手,付出這麼大的代價?

蘭溪溪從不是愛哭的人,但這一刻,無助弱小,害怕絕望,眼淚還是忍不住,再一次傾框而出。

四年前,遇到薄戰夜那晚,她以為是人生中最糟糕的時刻。

冇想到,還有更糟糕。

難道,她真的如算命先生所說,生來八字不詳,是個禍害?

可能是女孩兒生無可戀,楚楚可憐的表情太過可憐。

隨同的警員忍不住開導:

“蘭三小姐,你不用太過悲觀的,裡麵不是你想的那麼糟糕,好好表現,還會有減刑的機會的。”

“減刑?”蘭溪溪眼睛裡亮起星光。

警員說:“嗯,幾乎上進去的都會爭取減刑,大部分人也都提前出獄的。”

“真的嗎?那我拚命好好表現,十天半個月可以出來嗎?”蘭溪溪激動又期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