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6章

-莫南西抓抓腦袋,想不到,也不敢隨意指使對九爺而言,特彆的人:“你隨意就好,我去替九爺整理資料了。”

“哦。”蘭溪溪目送他離開,相當無聊。

想到什麼,她現磨3杯咖啡,端去會客廳。

會客廳裡。

薄戰夜和唐時深優雅而專注的談論著公事,兩人周身都流露著成熟穩重,馳騁商場的王者氣息。

不同的在於,一個是和平近人的君,一個是霸道冷酷的帝王,怎麼看都令人敬畏。

蘭溪溪生怕打擾他們,小心翼翼走過去,將咖啡放到他們的右手邊。

然而,唐時深還是注意到她了,抬起溫潤目光,柔聲說:“謝謝。”

薄戰夜比較專注,聽到聲音,方纔抬眸。

見兩人眉目傳情的,一抹不悅從心底升起,對蘭溪溪道:“工作時間誰讓你進來的?”

冷酷,無情。

蘭溪溪尷尬,快速將咖啡放到他手邊:“抱歉,我是想問問今天小墨不在,我該做什麼?”

做什麼?做什麼都行,就是彆出現在唐時深麵前。

薄戰夜眸光流轉,片刻想到什麼,掀唇:“去把天樓草坪的草拔一遍,小墨回來要遊泳。”

啥啥啥?拔草?拔尼瑪呢!

當她是園丁啊!

可惜,在看到男人冷俊立體的麵容後,蘭溪溪很慫,不敢反對,點頭,乖乖退下。

唐時深目光深了深,但笑不語,低眸,繼續處理事情。

這次的合作,關係到這個S市的發展,更牽動南方的經濟命脈,不可馬虎。

兩個工作狂魔,一聊就到下午,連午飯都忘了吃。

直到兩點,工作才告一段落。

“一會兒複查一下,確定冇問題,基本就可以這麼定。”唐時深溫潤道。

薄戰夜輕嗯。

兩人並排走出會議室,腳步紛紛倏地頓住。

隻見蘭溪溪靠在沙發上睡著了,那寧靜的睡顏,纖長的睫毛,很是安然,透著一種自然的可愛。

不過……因為犯困,她的小腦袋兒不斷歪倒、傾斜,看起來並不舒服。

這個女人,家裡又不是冇床!

薄戰夜下意識要走過去抱她。

結果,唐時深快人一步,走過去,寬厚的掌心拖住蘭溪溪的腦袋,極為小心翼翼的拉過一個靠枕,將她的頭靠上去。動作輕柔,細心體貼。

薄戰夜長眸微眯,單隻揣在西褲兜裡的手,漸漸收緊。

空氣,自然下降,變冷。

蘭溪溪感覺到寒冷,一個寒顫驚醒過來,看到唐時深和薄戰夜,她立即站起身:

“你們忙好了呀,我做了飯菜,放在廚房的,端出來就可以吃。”

唐時深心疼道:“傻,照顧好自己就可以了,我們兩個大男人哪兒需要你照顧。”

溫柔的聲音,那般令人動容。

從小到大,養母讓她讓著哥哥,養父讓她照顧好家裡的花花草草農作物,冇人讓她好好照顧過自己。

蘭溪溪心裡泛起漣漪,感激的王者唐時深:“嗯,謝謝。”

兩人你一言我一言的相處模式,像極了情侶。

莫名的,薄戰夜覺得十分礙眼:

“莫南西,之前你說有事情需要蘭小姐做,帶她過去,我和唐總飯後還要處理一段時間。”

莫南西一臉懵逼,他啥時候說有事情?他自己怎麼不知道?

正要反問,注意到九爺冷凝的目光,他瞬間明白過來,道:“是是是,有事情,蘭小姐,請你跟我來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