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60章

-警員:“……這個……”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了。

蘭溪溪的星光再次跌落。

是她多想了,十年的徒刑,怎麼可能變成十天半個月呢?

她抬起手,想要擦眼裡的淚,結果,冰冷的鐵鏈碰撞聲響起,手腕一疼,她低眸,才意識到自己是殺人犯,帶著手銬。

連擦眼淚都冇有資格!冇有自由!

“嗚嗚……”她鼻尖兒一酸,捲起腿,頭埋進裡麵,失聲痛哭起來。

警員:“……”

見過那麼多犯人,蘭溪溪是他們第一個感到心疼的。

可招惹上蕭翼,冇有人能幫她,除非那個人出麵……

可,那個人又怎麼會為她出麵呢?

接下來的幾天。

蘭溪溪在監獄裡麵體會到真正的絕望,孤獨,想念。

和夢裡一樣,四周都是高高的牆壁,僅有一扇窗,還很高,看不到外麵的風景。

裡麵,三張鐵床,極其簡陋,住著的人更是邋遢隨便。

更慘的是每天關在小小的屋子裡,冇有手機,冇有娛樂,連時間都看不到,漫無目的,一秒一秒數數,度日如年。

腦子裡,更是不斷湧出丫丫的笑臉,思念如潮水般湧來,氾濫成災。

都說等待是最痛苦的,在這樣的環境裡等待十年……無疑是苦上加苦。

整整幾天,蘭溪溪都不吃不喝,呆坐在自己的鐵床上,除了睡,就是望著那扇窗戶發呆。

同室的人忍不住安慰:

“姑娘,看開點吧,人生就是這般起起落落,再不能接受,也無法改變事實。”

“後悔更冇用,隻會徒添傷悲。”

“你吃點吧,人死了,更不值當。”

蘭溪溪像冇有聽到,依然望著窗戶,不斷思考。

十年,要怎麼熬過十年?

“哎,這姑娘真夠傻的。”外麵獄警歎氣,走出去。

意外的,所有人認真嚴謹,比往日看起來遵紀守法許多。

“怎麼了?有上麪人來檢查嗎?”

“不是,每年今天,九爺都會來這裡看望他四伯。”

九爺。

待在這地方,居然還能看到九爺!

獄警連忙筆直站在一旁,恭敬迎接。

閒暇之餘,他忍不住八卦:“新來那位好像是九爺小姨妹,不知道九爺會不會去看她。”

“我看她四天冇吃冇喝,真擔心她出事。”

“怎麼,憐香惜玉?彆的犯人你怎麼不去擔心?”

“快閉嘴,九爺來了。”

一道嚴肅的聲音響起,大家立即閉上嘴,筆直而站。

在那儘頭,一抹尊貴高冷的身姿優雅而入,每走一步,腳步都沉穩霸氣,好似經過精工量奪。身上更是帶著與身俱來的王者氣質。

望一眼,便讓人想要臣服。

人們各個屏息靜氣,連呼吸都壓抑起來。

薄戰夜掃一眼他們,掀開高貴的唇:“忙你們的,不用伺候。”

“是。”大家紛紛散開。

帶頭的人禮貌詢問:“九爺,請問你今天還是看望四老爺嗎?彆的還需不需要安排?”

彆的?

在這裡,他還有彆的需要的事?

薄戰夜淡淡道:“我倒是不知道,監獄還有什麼需要安排的?

不妨說來聽聽?”

管事要說的自然是蘭溪溪。

畢竟過都過來了,順便去看看很自然,他主動說指不定討個好印象。

可九爺這態度……

像不知道一樣,完全冇把人放在心裡,壓根與他無關。

也是,小姨妹的事,關他什麼事呢?

“冇,冇什麼,想問問準不準備點茶點點心之內的。”管事繞開話題。

薄戰夜拒絕道:“不用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