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61章

-

然後,邁開矜貴的步伐,朝裡麵走去。

管事嚇出一身冷汗,拍拍小胸臟,快速跟上去。

經過許多彎彎拐拐,條條道道,來到最裡麵的一間牢房。

鐵門打開,與彆的牢房完全不一樣。

這間乾淨整潔,隻有一張床,屋內有洗手間,還有張桌子,上麵放著茶葉,茶具。

而正前方那堵牆,全落地窗封閉,望眼望去,全是外麵的山山水水,一覽眾山小。

待在裡麵,不僅冇有封閉感,還有種隱居深山,世外桃源的悠閒。

再看坐在桌上的老人,頭髮花白長到肩部的位置,打理乾淨,散發銀著光,布著些許皺紋的臉,滿經滄桑,麵容祥和,長長的白鬍須顯得愈發慈祥。

這樣一位老者,不說他是犯人,說是仙者,也有人信。

“四伯。”薄戰夜提著點心,邁開修長的腿走進去。

老人抬起頭來,將一杯茶推到對麵的位置前:

“十點十分,和往日一樣,不早一分,不遲一秒。

你的茶。”

“四伯還是這麼精算。”薄戰夜坐到位置上。

鐵門由人輕輕帶上,空氣瞬間安靜下來。

薄戰夜打開盒子,將點心拿出來後,抬起桌上的茶,細細品嚐。

誰都知道他不喝茶,冇有人知道,他隻喝四伯泡的茶。

“一如既然醇香,清甜。”

“你啊,長這麼大,嘴還是甜。但你來我這兒,也隻有茶能招待你了。”

“也隻有四伯的茶,我喜歡。”薄戰夜優雅地放下茶杯,看一眼外麵的風景:

“平日裡在外麵不覺得山河廣闊優美,在這兒,瞬覺外麵世界很大。

四伯,你還有五個月,便可出獄了。”

老人眼裡並冇有亮光,隻是泡著茶。

對外麪人來說,五個月很短,對裡麪人來說,五天都漫長。

他能不能活到那一天,還是未知數。

不提也罷。

“小九,之前你結婚的視頻我看了,和以前比起來,你們幸福許多。

現在挺好,好好疼她,珍惜身邊人。”

薄戰夜眸光暗淡下去。

四伯看到的,是他和蘭溪溪的畫麵。

“四伯,感情的事,不談為好。我來是有好訊息告訴你,小墨現在能開口正常說話,交朋友,與常人無異。”

“嗯?病情好了?那真是極大的好事,真想聽聽小傢夥叫我一聲四爺爺。”

“有機會的,本來今天說帶他過來,但他情緒不太好,等你出去後,有許多時間。”

“好,甚好。隻是之前醫生說他很難開口,怎麼治好的?”老人很是好奇。

薄戰夜臉色諱莫複雜:“一個女人,他感覺到母愛。”

“竟是這樣……那以後你可得多提醒蘭嬌,好好疼孩子。

還有你,什麼感情的事不談為好?你現在結婚,就和蘭嬌好好過,隻有父母幸福,孩子才能感覺到家庭溫暖。

不然……你以為那誰還會回來不成?即使回來,你也是有婦之夫。”

隻有老人敢提那件事。

薄戰夜俊美容顏瞬暗,眼中飄過太過複雜深沉情緒:

“冇有的事。”

飲下一杯茶後,他深深道:“那女人不僅對小墨影響大,對我……也挺複雜。”

複雜?

這還是老人第一次見薄戰夜用這樣的詞彙來形容女人。

以前,都是一個字:滾。

而且更可怕的是,在他提起那誰後,他竟然還有心思說這女人?難不成這麼多年,總算有女人走進他心裡?

他不由得越發好奇:“什麼樣的女人能讓小墨開口說話,還讓你覺得複雜?怎麼個複雜法?快告訴我她是誰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