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62章

-薄戰夜嘴角溢位一抹苦澀,倒冇遮掩:“和蘭嬌長相一樣的雙生妹妹。”

妹妹?

小姨妹?

老人頓時被茶水嗆到,拍拍心口:“……你愛上蘭嬌的妹妹?”

薄戰夜一個眼神掃過去:“四伯學會開玩笑了。不過是……”

說到這裡,他話語頓住,神色複雜。

對蘭溪溪的感情,他並未想通,也未深想,隻知道無數次因她情緒不受控製,超出範圍。

可惜……

‘你知不知道,每次麵對你,我都很窒息很苦惱?’

耳邊迴盪起女人的話語,薄戰夜俊臉模糊冷沉:“冇什麼。”

“你這小子!說話說一半,不怕少個蛋?居然神秘起我一個老頭子來了。”

“給四伯找點樂趣,免得在獄中無聊。”

“這是樂趣?分明是想好奇死我這隻貓。”

兩人有說有鬨,這一聊,便是一個上午。

整整一點十分,陪老人用過午餐,薄戰夜才起身告彆,對外麵獄警交代:

“好好照顧我四伯。”

“會的九爺。”獄警無比尊敬,恭送薄戰夜離開後,很熱情的給老人整理桌子:

“四爺,你有什麼需要的僅管跟我說。”

老人吹了下鬍子,氣氣睡到床上:

“有什麼好需要的,那小子說了個蘭嬌妹妹,留下一大團懸疑就走了,是想氣死我。”

獄警皺了皺眉頭:“九爺還和你聊蘭溪溪了?”

“可不是。怎麼,你知道她?”

“當然啊,那丫頭從進來後就不吃不喝,到今天已經第五天,再不吃,我們可能得叫醫生給她強行打營養液。負責這一塊的獄警都知道她。”

老人狠狠一怔,猛地坐起身:

“她在這裡麵?”

“嗯啊。因為殺人進來的,有期徒刑十年,看她樣子,不一定活到十年之後。

也是,年紀輕輕一姑娘,這十年正是最美的年華,結果關在這裡麵蹉跎,十年後出去,人老珠黃,的確很難想通。”

獄警感慨,同情。

其實做他們這行的,見慣許多犯人,也有心疼的。

老人麵色染上覆雜,怎麼都冇想到令小九複雜的女人,會在這裡麵。

他抿了抿唇,道:

“麻煩你去把她叫來,我見見,開導開導。”

“這……”

獄警有些為難,但想到四爺的特殊身份,再加上有人看守,也不可能出問題。

“好,我這就去。”

這邊。

牢房外的桌子上,兩個獄警小聲議論:

“你知道嗎?今天九爺來了,真人比新聞上還要氣質不凡,成功卓越。”

“九爺人也很好,準時來看他四伯,十年如一,重感情,挺孝順。”

“但九爺對其他人很無情的。”

“嗯?怎麼說?”

“就之前,老大以為九爺要過來看蘭溪溪,再怎麼說也是親戚,來都來了,看一眼不很正常?

但你知道怎麼?老大問了九爺後,九爺完全像不認識蘭溪溪一樣,什麼都冇說,就去了他四伯那邊,然後就走了。”

“啊?這……”

“噓,小聲點,她情況本來就不好,聽到這些人情世故,估計更想不通。”

“好。”

裡麵,一牆之隔,蘭溪溪已經聽到了!

她之前聽到薄戰夜的訊息時,眼睛裡麵瞬間亮起星光,起身衝到門口細細的聽。

她原以為薄戰夜過來是幫她的……

可事實……

如一把冰冷的刀插進心臟,插的又深又重,疼痛入骨,裡麵流出的血都是冰的,冷的。

奇怪,她明明知道自己對他而言不算什麼,高高在上的他肯定更不希望和殺人犯產生關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