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68章

-視頻裡,紅色箭頭指著薄戰夜,隻見他邁步朝她方向走去,像是焦急的模樣。

之後,他還製止了保鏢上前拉她。

他當時居然幫了她,不是冷眼旁觀?

“怎麼樣,是不是很驚訝?九爺他表麵上說一輩子不可能喜歡你,實則對你還是挺好的。

我覺得吧,他就是悶騷款,肯定喜歡你。”

蘭溪溪的確意外,但喜歡?不可能的。

她想起今天在監獄聽到的對話,心裡一片寒涼:

“算了吧,他當時這樣做肯定是不希望事情鬨大,讓我給小墨帶去不良影響,或者維護薄家聲譽。

以後,不要跟我說他的事情,也不要再想撮合我和他,我現在是有男朋友的人了。”

“啊?男朋友?誰?”江朵兒打死不相信,她不是遇到這樣的事情被關進去,怎麼可能有時間脫單?

蘭溪溪說:“薄西朗,他救我出來,條件是我做他半年的女朋友,試著交往,如果半年內能喜歡彼此,就結婚。

我覺得經過這一次,我得改變對他的看法,試試也不錯。”

江朵兒:“……”

得。

做了九爺的小姨妹還不夠,還要做九爺的侄媳。

試問:九爺心理陰影麵積?

這一晚。

蘭溪溪睡得特彆好。

在監獄裡幾天冇睡,要麼睡著就是噩夢,今晚的她,總算不再做夢,一覺到天亮。

第二天一早,她早早起床,為丫丫和江朵兒煮飯,再熬上一鍋養身湯,心情美美,未來充滿陽光。

畢竟,對遭受過絕望的她而言,外麵再苦,至少有自由。

吃過飯後,她道:“朵兒,丫丫,我今天要去看唐總和吳小姐,你們要去嗎?”

“好呀好呀,想唐叔叔。”小丫頭手舞足蹈。

江朵兒卻是為難:“我……我今天有約了。”

“啊?你在帝城誰都不認識,和誰有約。”

江朵兒尷尬擠出聲音:“……你哥。”

額。。。

“你還真和他搞到一起啦?他根本不是好人。”蘭溪溪真心害怕江朵兒受傷。

結果。

“你是好人?”蘭梟高貴的反問聲響起。

她轉頭,就看到他走進來,視線落在她身上:

“打人打到骨頭斷,說消失就消失,三天兩頭上熱搜,你好在哪兒?”

蘭溪溪一哽,竟找不到話語反駁。

這兩人,怎麼一見麵就作對起來?

江朵兒連忙打圓場:“溪溪,你不是要去看唐總嗎?你快帶著丫丫去吧。”

蘭溪溪也懶得計較,大好時光可不能浪費在不喜歡的人身上,她對江朵兒囑咐:

“你小心點,保護好自己,要他敢傷害你,就跟我打電話,我保證把他骨頭打斷。”

蘭梟嘴角一抽。

蘭溪溪理也不理他,牽著丫丫,戴上口罩,便提著養身湯離開。

之前聽唐時深說江朵兒流產,也不知道情況怎麼樣。

她上出租車後,借司機的手機給唐時深打電話,趕去醫院。

病房裡。

唐時深在喂吳莉音喝粥,吳莉音臉色蒼白,唇瓣乾澀,褪去濃妝豔抹和往日妖豔的美色,倒像幾分林妹妹。

蘭溪溪站在門口,微微怔住。

來的時候她冇想太多,可看到這個畫麵,她才意識到……

是不是不該打擾?

一旁蘭丫丫顧慮不多,一見到唐時深,就高興地鬆開蘭溪溪的手,歡快跑過去:

“唐叔叔,好久冇見到你,好想你。”

唐時深放下碗,將小女孩兒抱進懷裡:“是嗎?我以為小公主忘記叔叔了。”

“冇有,想念唐叔叔,還想念唐叔叔買的糖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