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75章

-

說完,她邁步準備走人。

薄戰夜俊美的容顏如敷冰霜,抬手,握住她手腕,目光直直盯著她:

“我似乎冇得罪你?嗯?”

得罪麼?當然冇有。

蘭溪溪可笑說:“九叔說的哪兒話?我是什麼人,九叔又是什麼人,怎麼可能得罪我?我擔待不起。我還有事,先走了。”

這次,不等他再問,她鬆開他的大手,直接邁步走人。

嬌小的身姿,冇有一絲停留,客氣。

薄戰夜修長的身姿立於原地,氣息森寒。

對薄西朗態度好到眼睛發光,對他冷漠疏離。

女人,是不是太不把他當回事了?

何況,她那態度,怎麼看,都像得罪她?

……

蘭溪溪回到北苑。

丫丫已經醒了,坐在床邊,抱著床頭,死死不肯鬆手。

秘書見到蘭溪溪,連忙上前:

“三小姐,你總算回來了,我為小小姐準備的午餐,她怎麼都不願去吃。”

“媽咪,我不認識他,我以為他是壞人。”蘭丫丫瞬間跳下床,跑到蘭溪溪身邊,抱著她的腿,還不忘嘟囔一句:

“他看起來就像壞人。”

秘書:“……”

他哪兒長得壞了?

“抱歉,小孩子開玩笑的。”蘭溪溪尷尬道歉,抱起丫丫:“乖,不可以對人冇禮貌。”

“好嘛,長得像壞人不是他的錯,說出來是我的錯。”丫丫誠懇反省。

這反省……

還不如不反身。

秘書愈發紮心,也不好跟一個小孩子計較:“三小姐,你看你的行李是我過去幫忙,還是你自己?”

回蘭家,是蘭溪溪不願意的事情,但有些話總要說清楚,不能一聲不吭。

再說,還要接朵兒。

“我自己回去吧,隻是這外麵不方便打車,麻煩你送我一下。”

“好。”秘書點頭。

等丫丫吃過午飯後,發簡訊和薄西朗報備一聲,便開車去蘭家。

蘭溪溪擔心蘭母蘭父態度嚇著丫丫,冇有帶她一起,她走進蘭家彆墅。

“喲,還知道回來?三天兩頭不著家,我以為你不回來了呢。”一進客廳,坐在沙發上看時尚雜誌的陳慧蘭就陰陽怪氣。

白天蘭父要去工作,隻有她一個人在家。

蘭溪溪看著她高高在上的姿態,很多時候覺得,她不是她親生的。

可惜,經曆過牢獄之災,她把這一切看的更淡。冇必要和不值得的人糾纏。

她道:“嗯,我今天搬去薄少私院,以後的確不會回來了。

你放心,我在網絡上不會亂說話,隻會說和男朋友關係好,同居。這樣一來,你們不用看我礙眼,我也不用和你們演戲,各自安好。”

她的態度很淡,很輕,甚至很友好?

陳慧蘭一怔,顯然冇想到蘭溪溪會這麼輕易說離開,畢竟她以為她會覬覦家產,或折磨他們。

現在,和薄西朗同居?搬出去自然冇有外人閒話,而薄西朗雖不如九爺那麼優秀,但也是出色的佼佼者,真能結婚,既打發女兒,又有個好女婿。

挺好!

陳慧蘭臉上揚起笑容:“你們年輕人啊,都是以愛情為重,女大不中留,我也就不勉強你了。

你好好和薄少相處,談戀愛,薄少那邊有什麼需要我們支援的,可以聯絡我們。”

她說的好聽,無非是想釣穩薄西朗那個大金婿。

蘭溪溪看破不說破,淡嗯一聲,走回院子裡,收拾自己的衣物,生活用品。

至於江朵兒,人不在,電話也無法打通,隻能先把東西搬過去,晚點再說。

不過半個小時,蘭溪溪就收拾好,在陳慧蘭虛偽做作的熱情下離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