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77章

-

話落,她真的朝一條路走去,臉色無比冷淡,身姿無比決然。

而那條路,是錯的。

薄戰夜眸色漆黑。

該死,她早就表明過薄西朗的感情,他為何這麼煩躁?

他扯扯領帶,冷冷掃一眼她背影,轉身,直接走人。

反正她要自己走,即使走錯,與他何關?

“爹地,你回來啦?你快看,誰在這裡?”一進院落,薄小墨興高采烈拉著丫丫走出去迎接。

蘭丫丫看見薄戰夜,本能揚起笑容:

“薄叔叔,原來媽咪要搬來的是你家呀,好開心,我放學回家也可以看到小墨哥哥和薄叔叔了。”

孩子的思想無比單純。

但,蘭溪溪搬來的何常是薄家?是薄西朗的私院。

才交往一段時間,居然同居?

想到那段露骨視頻裡兩人的恩愛親密,還有她提及薄西朗時笑顏如花的模樣,他隻覺心上堵了塊大大的石頭,壓得呼吸不順。

他第一次丫丫冷臉:

“彆和我說話。”

然後,冷著臉進屋。

蘭丫丫唇瓣一抿:“……”

她和薄叔叔打招呼,薄叔叔怎麼凶她?

他居然凶她?

“哇~~~嗚嗚嗚……”瞬間,蘭丫丫嚎啕大哭,聲音郝亮,傷心欲絕。

薄小墨慌了神,抬手拿衣袖給她擦眼淚:“不哭不哭,爹地肯定心情不好,你彆哭好叭?回頭我幫你報仇。”

“嗚嗚嗚~~”然,蘭丫丫還是哭的滿臉淚水,怎麼都擦不完。

她喜歡薄叔叔,薄叔叔對她也挺好,可剛剛居然凶她……

薄叔叔一定不愛她,不喜歡她,討厭她了……

“嗚嗚嗚~~~”

女孩兒的聲音挺大,瀰漫在空氣中,傷心欲絕。

房間內,薄戰夜扯下領帶,脫了西裝外套,眸色極深。

該死,生蘭溪溪的氣,對一個小女孩兒發火算什麼!

他揉揉眉心,平息下心裡的怒氣,走出去準備哄丫丫……

“丫丫,丫丫你怎麼了?”剛到門口,蘭溪溪先一步跑進院子。

薄戰夜本能蹲下腳步,停在原地。

院子裡。

蘭丫丫見到媽咪,更加傷心委屈了:

“媽咪,叔叔他……他凶我……他讓我彆和他說話,讓我滾,他討厭我,想一腳踹開我……嗚嗚嗚……”

小聲音斷斷續續,一哽一哽的,完全很傷心。

薄戰夜嘴角狠狠一抽。

他什麼時候讓她滾?說討厭她了?

蘭溪溪聽到女兒的哭訴,秀眉緊緊皺起。

他剛剛他不告訴她路,害她白走兩條路也就算了,回來後還對一個小孩子這麼凶?這麼無情?

也是,能對監獄裡的她視而不見,又哪裡有一點同情心呢?

她替女兒擦乾眼淚,柔聲說:

“乖,不哭。你冇經過叔叔的同意來他家,叔叔肯定不高興,這樣的做法也冇禮貌,我們回家好不好?以後不理他了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他就說了一句重話,她就讓孩子以後都不理他?

這女人怎麼教孩子的?

他邁步出去。

蘭溪溪聽到腳步聲,抬眸,看著高貴宛若神柢的男人,心裡很氣,目光很淡涼。

她抱起女兒,站起身:

“九叔,很抱歉丫丫打擾到你,以後我不會讓丫丫擅自來你家,也會教導好丫丫不接近你。”

說完,她扭頭就走。

“誒,阿姨,阿姨……”小墨追上去,想要留下兩人。

蘭溪溪望著他,柔和的聲音說:“小墨,乖,阿姨和丫丫現在住在你西朗哥哥家,如果你想我們,隨時可以過來找我們玩,歡迎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