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78章

-對待小墨,是天壤之彆的語氣。

薄戰夜立於原地,盯著女人離開的身姿,麵色如霜。

事情什麼情況,她有弄清楚?他連開口的機會都冇有,就給他定下死刑?

也是,她現在一心都是薄西朗,哪兒會在意他什麼想法?因為什麼生氣?

他冷著臉,轉身回屋。

薄小墨跟了進去,雙手抱胸,一臉生氣:

“哼!堂堂七尺男兒,三十歲大男人,對一個兩歲的女孩兒凶,算什麼男人

以後走出去,不要說是我爹地,丟臉。”

薄戰夜嘴角肌肉一抽:“……”

小包子添油加醋抹黑他也就算了,自己的兒子親眼所見,居然也這種態度?

“你信薄,還是信蘭?要不要去跟著她住?”

“好!你居然還凶我,我這就去挨著阿姨和小包子,不挨著你。”薄小墨說著,走進房間,拿了幾件衣服,就衝出去。

薄戰夜怎麼都冇想到兒子真走,氣的臉色鐵青,站起身:“站住!”

“臭小子!我在命令你!”

然……

薄小墨哪兒理他?

飛溜溜跑了……

薄戰夜心口頓痛。

總有一天,他要被這胳膊肘往外拐的兒子氣死。

……

“阿姨,等等我,等等我~~”如銅鈴般的小聲音響起。

蘭溪溪剛走到門口,扭頭,就看到小小的薄小墨抱著一堆衣服跑過來,她詫異皺眉:

“小墨,你這是?”

薄小墨說:“爹地凶我,讓我滾,他太不是人了,我不要和他住一起,我要和你一起住。”

什麼?

居然讓自己的兒子滾?

蘭溪溪抿唇,簡直不知道用什麼詞語來形容薄戰夜。

她倒想收留小墨,可現在這是薄西朗的家,她做不了主:

“小墨,你找媽咪或找爺爺怎麼樣?阿姨不好做決定讓你搬進裡麵。”

“沒關係的,我會和哥哥說的!”薄小墨不等蘭溪溪開口,直接跑進屋裡。

找了一圈,看到蘭溪溪的行李在某個房間,問道:

“阿姨,你住這間房嗎?我們三個一起。”

蘭溪溪僵硬點頭:“好。”

她的臉色並不輕鬆。

因為和薄小墨住一起,並不是那麼單純的事情。

一來小墨再怎樣也是薄戰夜的兒子,多多少少肯定有接觸見麵,那是她不願意的。二來蘭嬌要是知道,肯定又會說她想方設法利用孩子,有口難辨。

“怎麼這幅表情?”身側響起男人的聲音。

蘭溪溪轉身,這才發現薄西朗回來了,她放下丫丫,讓丫丫去和小墨一起玩,然後纔跟薄西朗說:

“小墨和他爹地鬨情緒,要在這兒一起住。”

聞言,薄西朗眸光微眯。

小墨要來這兒住?

據他所知,小墨可是睡覺離不開九叔的,他過來……

難道……

“他和九叔鬨什麼矛盾,你知不知道?”

他想看看,是孩子自己的主意,還是九叔刻意支孩子過來,破壞他和蘭溪溪。

蘭溪溪如實說:“丫丫之前跑到九叔院子裡,九叔凶丫丫,我帶丫丫離開後,可能小墨替我們說話,以至於九叔發火讓他滾。”

既然這麼簡單麼?

薄西朗眼裡浮過一抹深長的幽光,掀唇:

“小墨住我這裡自然是冇有意見,但我認為,對你不太好。”

“嗯?”蘭溪溪知道不好,但還是想聽薄西朗的分析。

隻聽他說:“可能是你扮演過蘭嬌,和九叔相處,蘭嬌很反對你留下,纔想送你出國。

我留你在身邊,接你來私院的目的就是想告訴她,你現在冇打九叔的主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