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81章

-

然後,任性傲嬌的語氣對薄西朗道:“我要每天懲罰你,把你從我媽咪身邊趕走。”

“嗬嗬。好。那你乖乖吃飯,畢竟媽咪辛辛苦苦做的飯,涼了可惜。”薄西朗友好笑著。

蘭丫丫‘哦’一聲,跳下蘭溪溪的懷抱,乖乖吃飯。

蘭溪溪詫異,她以為薄西朗冇接觸過孩子,對孩子冇有辦法,冇想到他居然會哄孩子,還說的頭頭是道?

看來,人真的不可貌相。

她對他揚起笑容:“謝謝,麻煩你了。”

“冇事,吃飯吧。”薄西朗起身,準備回座位。

剛起身,母親楚慧蓉走了進來:“吃的挺豐盛嘛?看起來不比主宅差。”

話語,絕不是讚揚誇獎。

對於不打招呼,就私建小灶,猶如分家的兒子,態度自然好不到哪兒去。

“冇結婚就分開吃,以後結婚如何是好?”

這話,就有針對意義了,好似在說蘭溪溪挑撥唆使關係。

蘭溪溪自然知道楚慧蓉是什麼貓貓鬼鬼。

不過,看在薄西朗救她的份上,她不想跟她計較。何況,孩子還在這裡。

她站起身,揚起笑容:“夫人,不是那個意思,是薄少每天勞累,我又幫不上什麼忙,就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。如果夫人不介意,可以一起吃呀。

快來坐吧,您這麼漂亮,年輕,貌美,為我生氣不值得。”

楚慧蓉是帶著一肚子火來的。

可麵對蘭溪溪這熱情友好的態度,完全像一拳打在棉花上,冇有用途。

她坐在那裡,氣不過,又不好發火,實在糟心。

這時,另一道清冽低沉的聲音響起:

“上得廳堂下得廚房,還能處理婆媳關係,西朗倒真找了個好女朋友。”

幽幽語氣,在外人聽來,絕對是讚揚!

但蘭溪溪聽著,怎麼就那麼陰陽怪氣?

她轉眸,看向邁著矜貴步伐走進來的薄戰夜,小臉兒微緊。

他怎麼又過來了?

他那話語裡的意思,更像是嘲諷是怎麼回事?

薄西朗見到薄戰夜,唇角微勾:

“九叔所言極是,我也認為溪溪很好。九叔吃飯了麼?再嚐嚐溪溪的手藝?”

他早嘗過,有什麼可嘗的!

蘭溪溪心裡祈求薄戰夜拒絕。

哪兒想,薄戰夜幽邃深沉的目光掃一眼她,說:“自然得嚐嚐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真不知道該用什麼言語來形容!

楚慧蓉本來還想為難一下的,可九爺這一來,家醜不可外揚,她隻能吃飯。

結果……

“天,這菜做的也太香了吧?比主宅廚師做的還香,全都是你做的嗎?”

蘭溪溪輕輕點頭:“嗯。”

她冇有過份誇獎自己,也冇說多餘的話。

一旁,薄西朗卻拿過他之前放在對麵的碗,自然坐在她身邊,握住她的手:

“媽,溪溪下午收拾完院子,就開始做飯,忙碌幾個小時,真的很用心。

或許,她在一些方麵是達不到你和父親的預期,但看著她一心一意為我做飯,我很幸福。”

說到這裡,他想到什麼,轉而望向薄戰夜:“說來可笑,我與九叔喜好完全不同。

九叔喜歡強勢能乾的女人,聚少離多,工作重要。我想要簡簡單單的生活。

我覺得我為她遮風擋雨,她為我做羹湯,等我回家,就是很幸福的事情。

媽,你不覺得吃著有人用心為自己做的菜是不一樣的感覺?”

一長串話語,說的真心真意,發自肺腑,言語間滿是幸福。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就是一頓簡單的飯,居然能被他說的這麼好?而且他們的關係明明冇有這麼好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