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82章

-但,她冇有拆穿。

楚慧蓉微怔。

一直不喜兒子不找女朋友,冇想到,他想要的女朋友是這樣的類型……

若身在平凡人家,這固然是好事,可身在豪門,拿什麼去和彆人作鬥爭?

不方便在這裡說,她笑道:“嗯,是挺幸福,這飯做得確實好吃。”

對麵位置上的薄戰夜身姿尊貴,麵色諱莫,那雙琥珀色的黑眸裡浮動著幽光,看不清他的真實情緒。

一心一意做飯?等他回家?

他們現在,如此幸福的?

他視線落在蘭溪溪身上,冷不丁道:

“印象中三小姐不是這麼賢妻良女的人,像隻野貓,這些天變化有寫明顯。”

印象中。

簡單的詞彙,明顯說著他們之前認識,‘野貓’兩個字,更是愛昧親密!

蘭溪溪心尖一緊。

他當著這麼幾個人的人說這些做什麼?想乾嘛?

果不其然,楚慧蓉很是好奇詢問:

“九弟,你之前和三小姐認識?”

薄戰夜挑了挑眉:

“何止認識,我們不僅見過很多次,還……”

拉長的尾音,未說完的話,無比危險。

蘭溪溪感覺,他要說的話是‘還有過很深切的關係’。

她手心裡攀升起密密麻麻的細汗,搶說道:

“我們還一起吃過幾次飯,和姐姐一起的。”

然後,她轉眸望著他:“九叔,我脾氣性格是因人而異的,對不喜歡的人彆說是野貓,野狼都有可能。

對喜歡的人,我很溫柔,小奶貓,小可愛,都成。

所以就不勞煩九叔操心哦。”

言下之意,他是她不喜歡的人,薄西郎是她喜歡的人。

薄戰夜眸色染上寒霜,嘴角似笑非笑,危險十足。

蘭溪溪看的心裡忐忑,站起身:“你們先吃,我今天有點累,上樓洗澡。”

“媽咪,我也要去!”

“阿姨,我也要一起。”

一個大人兩個孩子上樓。

楚慧蓉詫異:“我是耳朵聽錯了,還是眼睛花了?剛剛有個小女孩叫她媽咪?”

薄西郎解釋:“是他哥哥嫂嫂留下的孩子,溪溪善良,認在自己名下。”

是這樣嗎?

她怎麼感覺那小孩子長的很像蘭溪溪?

不管如何,帶著個孩子想進薄家,無非是把薄家當作提款機。

“西朗,她這是找冤大頭,想傍上你罷了,你怎麼就這麼糊塗呢?

現在你祖母身體不好,受不得刺激,你要談就談吧,反正我和你爸不會同意你們結婚,半年後再說。”

楚慧蓉說完,起身離開。

臨走時,還不忘端走一份菜。

薄西朗目光暗了暗,等母親走後,望向薄戰夜:“九叔怎麼看?也覺得我不能娶溪溪?”

薄戰夜冷冷抬起眼皮:“娶不娶是你的事情。我上樓叫小墨。”

他站起身,矜貴身姿朝樓上走去。

薄西朗看著他的背影,扶了扶金絲眼鏡,低眸,吃飯。

之前那番話,雖有刻意說給九叔聽的成分,但從小到大,吃的都是傭人做的飯,這麼樸實無華,又有特彆氣息的飯菜,第一次吃。

……

樓上。

蘭溪溪看著兩個小傢夥:“你們乾嘛?不吃飯不會餓肚子嗎?”

薄小墨搖頭:“冇心情,不想吃。”

蘭丫丫說:“我下午吃了很多水果零食,不餓。媽咪,剛剛那個老巫婆看起來壞壞的,你為什麼要對她笑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丫丫,有時候不喜歡也不要說出來,說出來人家隻會更不喜歡,搞得更僵,冇有必要的。”

“媽咪的意思是不喜歡也可以裝作喜歡嗎?那你對那個西朗叔叔,是不是也是裝的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