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94章

-

言下之意,趕他走。

薄戰夜麵色冷若寒霜。

薄西朗快速道:“溪溪,怎麼對九叔這個態度?九叔今天工作也一樣忙,應該還冇吃,九叔,一起吃吧。”

“可是!”蘭溪溪真的很討厭薄戰夜,她做的飯更不想給他吃。

她故意對薄西朗嬌嗔道:“你那麼忙,我為了陪你,都到辦公室來了,就這麼會兒相處時間,九爺也不捨得做電燈泡打擾我們的。

是吧,九爺?”

說話間,她還挽著薄西朗,一副小鳥依人的模樣,完全像熱戀中想要纏著男朋友的小女人。

薄戰夜眸色一沉,被她的舉動氣的發笑,那笑容很是危險:

“自然不想打擾,隻不過西朗能讓比野貓還野的你如此乖巧,我倒是好奇,是怎麼馴服的你。”

這話,有威脅。

不介意,他可以讓任何人知道她如何在他麵前野的。

蘭溪溪聽出他的意思,心裡害怕他真揭穿一些事情。

但,從監獄出來,她就下定決定跟他劃清界限,今天他的言詞也讓她看清,她隻是‘那樣的女人’。

不想再做任何的牽連。

她雙手挽上薄西朗的肩,聲音友好又嬌媚:

“這個很簡單呀,薄少人帥又溫柔,哪兒都厲害,我願意為他變成乖小貓,就像姐姐一個女強人願意九爺你洗手做羹湯,有什麼不好理解的?

九爺若真好奇這個的話,也可以問問姐姐啊,我想姐姐會告訴你深情厚誼,感天動地的答案。”

簡單的話語,即表明著她對薄西朗的喜歡,也告訴著他、他和蘭嬌的關係。

薄戰夜看著她的手,還有靠在薄西朗身上的身體,揣在褲兜裡的手緊握,恨不得上前剮了她。

這樣的想法,很強烈,很不受控製。

他冷冷收回視線,,轉身,直接離開。

再待一秒,都怕自己會將那想法付之於行動。

空氣,還是冷寒的。

但,蘭溪溪總算鬆下一口氣。

以後,見他一次,她就拉著薄西朗炫耀一次,她不信他還能刁難她?

“咳。”一聲清咳響起。

蘭溪溪回神,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動作,連忙退開:

“對不起,我剛剛就想跟九叔解釋,抱歉。”

“我們算是在交往,這點動作不用道歉。不過……你有冇有覺得九叔對你很不一樣?”薄西朗刻意詢問。

蘭溪溪心尖兒漏掉一拍,隨即又嘲笑:

“有麼?怎麼可能?我關在監獄,他去看四伯都不搭理我的,覺得我玷汙他高貴的身份,怎麼會對我不一樣?

他頂多是看不慣我這樣的女人做你女朋友而已。”

薄西朗聽到話語,總算明白過來。

難怪蘭溪溪出獄後願意和他交往,還對九叔那麼冷淡,拉著他秀恩愛。

原來,是對九叔死心了。

所以,她對九叔動過心?纔會這麼絕望,生氣?

這,不是薄西朗想要的答案。

他希望她跟在他身邊,愛上他,天天刺激九叔的神經。

他柔聲說:“是我誤會了。

溪溪……我有件事想告訴你。”

他的聲音太認真。

蘭溪溪詫異好奇:“嗯?你說。”

薄西朗道:

“關於你養母,她賣你,還在你暈迷後不顧你自己逃跑,我認為她行為惡劣,把她交給警方,拘留一個月。

你會不會怪我?”

原來是這個事。

蘭溪溪不僅不怪她,相反還很感動。

從小到大,馮翠紅處處欺壓她,賣一次不夠,還把她賣第二次。

這樣的養母,她不會心軟。

隻可惜能力放在那裡,也無法做到絕處真把她送進大牢,現在他幫忙關進去,算是給她一個小小的懲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