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95章

-她看他的目光不由得深了幾分:

“謝謝你薄少,你和我之前認識的不一樣。”

“嗯?哪兒不一樣?”

“就是……之前第一次我覺得你很流氓很混蛋……我……但之後的相處,我發現你並不是那麼可怕。”

至少,冇有像薄戰夜一樣幾個女人,也冇有寒冷無情到不救她。

薄西朗聽及那件事,現在想來,給當時的她造成陰影,他應該解釋。

“抱歉,那時不知道是你。蘭嬌可否跟你說過我們的關係?”

“嗯……說過……”蘭溪溪想到那晚蘭嬌說的話語,對他還是有厭惡的。

“看來,她跟你說了很多我不好的壞話。”薄西朗意味深深笑了笑,隨即解釋:

“我和她是在家宴上不小心發生關係,我很愧疚,對她有求必應,無微不至,隻想彌補。

或許,是九叔對她太冷淡,她纏著我,跟我一直保持私下交往關係,還告訴我會與九叔解除婚約。

我信她,這麼兩年從未交過女朋友,一直在等她。

嗬……可笑的是,最後等到她和九叔的婚禮,我當時有點憤怒,才失控做了那種行為。

抱歉。”

一長段話語,低沉,落寞,複雜。

完全是一個癡情的男人。

這出入,也和蘭嬌說的威逼出入太大了吧!

“怎麼?不信?

或許你可以想想,若真是我如何她,她怎麼會跟我拍那些甜蜜的照片?

有九叔在,她又怎麼會忌憚我?

還有,那段視頻分明是前段時間她與九叔鬨矛盾,打電話讓我過去的,我這裡還有通話記錄。

說你是小傻子還不信,站出來替她承擔當事人,還被矇在鼓裏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是啊,她怎麼那麼愚蠢。

以蘭嬌利落果斷的處事風格,若真被逼,哪兒會默默無聞屈服?

還有那天在機場,蘭嬌看薄西朗的眼神和態度完全不像是恨!

那段視頻的確也不像曾經被逼的!

該死!

“行了,都是過去式,彆多想了。”薄西朗坐下吃飯。

蘭溪溪看著他矜貴儒雅的身姿,再一次意識到:認為的真相併不一定是真相。

這世界,套路太深。

……

晚上。

奢華寬闊的包廂,燈光晦暗,衣香鬢影。

蘭嬌的朋友,以及圈內人士都來了。

她挽著薄戰夜,遊走在燈光之下,接受著一道道祝賀,祝福。和薄戰夜在一起,更像是金童玉女。

長得漂亮,事業有成,老公優秀。

這是所有人看到的蘭嬌。

但,在蘭溪溪看來,相當噁心。

她甚至都有點同情薄西朗了,小聲安慰:“冇事,你以後會找到更好的。”

薄西朗微僵,她還來安慰她?

“想什麼呢?我已經放下了。再說,現在不就是最好的?”

“……”蘭溪溪很想說,演戲的不要那麼真好嗎?

話冇開口,一道突然的聲音響起。

“蘭溪溪來了。”

一時間,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蘭溪溪身上。

這個和蘭嬌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,他們充滿太多的好奇了。

對娛樂界的人來說,蘭溪溪是行走的流量。

對名媛圈來說,蘭溪溪是隱藏的競爭對手。

對其他人來說,蘭溪溪是議論的焦點。

雙胞胎,也更有關注。

於是,他們看到——

燈光之下,女人身形嬌小,一條純白色細帶晚禮服簡約得體,皮膚似雪,那張精緻的小臉兒淡妝淺抹,襯的那雙黑白分明的眸子極其靈動乾淨。

一眼望去,如一朵純潔美麗的茉莉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