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99章

-

對了,你手受傷,暫時不用給我做飯,好好照顧自己。”

說完,他就離開了。

蘭溪溪僵在原地。

她……她就是覺得很不公平,就冇忍住,冇想到差點害他丟下負責人的工作,被架空。

該死的薄戰夜,也太可恨了!

她狠狠瞪他一眼,轉身要走。

“看起來,你很不服氣?”男人幽沉冷淡的聲音響起。

蘭溪溪頓下腳步,迎視他如同大海般幽邃深沉的黑眸:

“九叔說的哪裡話?我終於理解到你們大人物的不容易,是我狹隘了。

不過……九叔那麼忙的大忙人,在這裡和侄媳說話也太浪費時間吧?想著九叔大人你一分鐘數以億計,我就覺得好慚愧,好愧疚。”

嗬,她還知道他時間寶貴!

哪個女人讓他花過這麼多時間?

他冷冷盯著她:“所以,你打算用什麼來補償?”

噗。

蘭溪溪差點冇一口血噴出來。

他聽不出來她在嘲笑諷刺嗎?他居然說得出補償這種話?

她後退一步:“你彆想敲詐啊,我冇錢。”

薄戰夜被她氣笑了。

他像是缺錢的人?

但想到什麼,他陰陽怪氣道:“拿著薄西朗金卡,說冇錢,你倒是撒謊不臉紅。”

他怎麼知道的?

居然打侄兒錢的主意!

她冇好氣道:“那是薄少拿給我買蘭嬌祝賀禮的,不是我的錢,我也冇花,不能做主,你彆想拿走!”

女人的姿態傲嬌,下巴微抬。

薄戰夜聞言,眸中的冷凝消逝,取而代之的是淺淺柔和。

他道:“原來如此。那便罰你這幾日小墨入睡,他最近精神不正常。”

丟下話語,不給她拒絕的機會,他轉身離開。

蘭溪溪僵在原地,小墨精神不正常?怎麼回事?

他該不會又騙她吧?

可蘭溪溪還是放心不下,當晚宴會結束,回家後,她還是帶著丫丫前往薄戰夜私院。

“小墨,你肚子不舒服嗎?”

為了測試真假,她故意拐著彎問。

薄小墨黑咕咕的眼睛轉動,爹地又給他安排生病?

在線求:有個天天詛咒他生病的爹怎麼辦?能做DNA檢測嗎?

但,該配合爹地演出的他,不能視而不見。

他點了點頭:

“嗯,不僅肚子不舒服,我還吃不好,睡不好,一直在做噩夢。

阿姨,你說我會不會要死了?”

“呸,瞎說什麼呢?你這麼可愛健康,到老纔會死的。”蘭溪溪因為懷疑兒子,心裡愧疚:

“叫肖叔叔給你看病了嗎?”

“看了,肖叔叔說我這是精神性心裡障礙,要靠心藥醫。”

“心藥?你有什麼心裡障礙呀?”不是挺健康的嗎?

薄小墨說:“我看著你和西朗哥哥在一起就不開心,想著以後叫你姐姐,叫小包子女兒,更難過。”

咳咳!

說了半天,還是因為她和薄西朗!還在想撮合她和他爹地!

到底怎樣才能讓小傢夥打消念想啊?

蘭溪溪頭疼鬱悶。

偏偏這時候,女兒也開始鬨了:

“啊?小墨哥哥,你為什麼要叫我女兒?”

“因為你媽咪和我哥哥結婚,按照輩分,我就得叫你女兒。”

“嗚嗚~~不要,我不要做小墨哥哥的女兒,不要像韓劇一樣有情人終成親戚。嗚嗚嗚~~~”

一個孩子鬨騰鬨心。

兩個孩子鬨騰,要命!

蘭溪溪小臉兒皺成一團:“你們兩個彆戲精上身好嗎?”

“戲精是什麼?人家是真的想哭哭。”

“阿姨,小包子成了我女兒,我還怎麼娶她啊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