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02章

-

他修長身姿站起,直接闊步走到她麵前,手臂一撐,將她壁咚到她身後的牆上。

那雙無比漆黑宛若暗夜之狼的眸子鎖著她,薄唇緊抿:

“曾經怕鬼穿著吊帶往我懷裡躲、背上爬時,怎麼不說無關的人?”

那晚……

蘭溪溪的確有那樣做!

想到那畫麵,她臉色一紅,尷尬侷促:

“我……九爺你也知道我怕鬼,做出的行為可以忽略不計。”

“是麼?”薄戰夜幽深反問,下一秒,他挑起她的下巴狠狠堵住她的唇。

“唔!”蘭溪溪黑眸睜大兩倍,全身緊繃成一條線。

他做什麼!

她試著拚命推他,打他雙肩。

薄戰夜扣住她受傷的手,不讓她動彈,肆無忌憚懲罰。

直到她呼吸喘不過去,他才鬆開她,望著弱小無助的她:

“剛剛情緒不受控製,做出的行為應該也可以忽略不計?是這個道理吧?嗯?”

蘭溪溪:“!!!”

她……他無恥!

她抬手,拉過他大手,低頭狠狠咬上去!

很重很用力!

‘嗯……’薄戰夜唇角溢位一聲痛哼,眉宇擰成川字,倒是冇有將她推開,任由她咬。

蘭溪溪咬了很久,直到血液漫入喉嚨,她纔將他鬆開,眼眶緋紅,滿嘴緋紅的望著他:

“這是你對我非禮的教訓,再有下次,絕對不是這麼簡單!”

警告完,她轉身就走。

薄戰夜抬手,握住她的手腕,手腕用力,一把將她拉回懷裡,抬手扣住她的頭,再次親上去。

這次,比之前更霸道,更強勢。

蘭溪溪和之前一樣用力推他,打他,可結果還是和之前一樣,根本冇有任何作用。

在他的霸道下,她隻是一隻擱淺的魚,任人刀俎。

可,兔子惹急了也會炸毛。

她抬腿,就要蹬他。

薄戰夜如若洞悉,壓製住她,鬆開她,然後深深問:

“這次,又有什麼教訓?想咬哪裡?”

暗沉的嗓音,明明是很殘忍的事情,從他嘴裡說出來,莫名有幾分彆樣的意思!

好似她想咬他一樣!

蘭溪溪又氣又惱,抬手……

‘啪!’一巴掌打在他臉上。

始料未及。

又重又狠。

薄戰夜脊背微怔,感覺著臉頰上火辣辣的疼,用舌抵了抵。

真特麼疼!

他目光太過漆黑,看不出神色的落在她小臉上,十分可怕。

蘭溪溪被他複雜的眼神嚇到,心裡不害怕是不可能的,但他無禮在先,她咬牙:

“彆用這種眼神看我,我不是你隨隨便便可以親的女人!

你要再這樣,我會告訴老夫人,曝光你!”

很好。

打了他,還敢在他麵前叫囂的女人,她絕對是第一個,也是唯一一個。

薄戰夜抬手,雙手控製住她的雙手,壓在牆上,然後——

再一次封緘住她的唇。

已經是第三次!

蘭溪溪整個人怔住。

他……他到底要做什麼?

瘋了嗎!

而現在,她連掙紮的力氣都冇有了,咬也咬了,打了打了,更不知道要怎麼對他。

薄戰夜發泄完心裡的怒火,終於鬆開她,鎖著楚楚可憐的女人,足足五秒,他薄唇掀開:

“這段時間對我那麼冷?給我個理由。”

以前的她,即使抗拒,但可愛,靈動,最近的她,像帶刺的刺蝟,對他如同掘了她祖墳。

他很不喜歡這種滋味!

“彆跟我說因為薄西朗。”他不會信,曾經的唐時深也冇讓她如此。

蘭溪溪聽到他的問題,很好笑。

親她三次,就問這個嗎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