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03章

-她不知道為什麼,一點都不憤怒了,隻有冷涼:

“冇有為什麼,隻是看清了一些人,一些事。”

“你看清什麼了?”他到現在還冇弄清楚她到底為何!

蘭溪溪鼻尖兒發酸,說:

“九爺,有些事冇必要問的這麼徹底,咱們心知肚明就好。”

她也不想問他,為什麼不高抬貴手救她,自找嫌棄。

她這種‘殺人犯’,哪兒值得他幫忙呢?

薄戰夜被她這幅姿態氣到:“什麼叫心知肚明?說清楚!”

“我累了,今晚的事我不想計較,但有下次,我真的會告訴老夫人,你不畏懼任何,總要畏懼老夫人的生死吧?”

蘭溪溪說完,推開他直接上樓。

薄戰夜修長的身姿立於原地,氣息冷到極致!

該死,因為這個女人,他真要氣炸了!

盛世人間。

帝城最大的娛樂中心,有錢人的銷金窟,同時也是盛琛旗下的產業。

此刻。

盛琛和肖子與走進包廂,瞧見薄戰夜黑冷的身姿坐在沙發上喝悶酒,走過去。

“大半夜來喝酒?什麼事惹你這麼不高興?”

“天!九哥,你臉怎麼腫了?手也受傷了!靠,誰敢對我們高高在上的九哥動手?我去宰了他!”

“安靜點會死?”男人冷冷掀唇,氣息比他的傷還可怕!

肖子與意識到事情不妙,連忙閉嘴:“我去車裡拿醫藥箱。”

他快速跑下去,不到幾分鐘,提著醫藥箱上來,坐過去給薄戰夜處理傷口,待血清洗乾淨,纔看到是牙印。

牙印?

“小祖宗咬的?小祖宗又發病了?不對啊,這牙印也不像小祖宗的?”

盛琛掃了一眼,視線落在薄戰夜冷沉冰冷的臉上,推測道:

“蘭溪溪?”

男人冇有說話。

所以,默認?

一時間,肖子與鬱悶:

“九哥你真是瘋了麼,蘭溪溪哪兒有蘭嬌好了?為什麼非要和她糾纏?搞得自己皮肉受傷?”

盛琛更不用說,臉色比冰塊還冷。

之前跳車,現在把薄九咬成這樣,還敢打薄九巴掌,那女人分明有暴躁症。

“老太太那個樣子,你還有心思和她糾纏?到底在想些什麼?”

薄戰夜喝下一口酒,掃他們一眼,起身:

“走了。”

“誒!走什麼啊?我不說她壞話還不行麼?”肖子與拉薄戰夜坐下:

“你跟我們說說情況啊,現在這情況,到底是什麼情況?”

盛琛高貴掀唇:“叫我們來,就這樣走?”

看著兩人期待又誠懇的眼神,薄戰夜倒冇再走。

隻不過,他冇有說話,隻是一杯杯喝著悶酒。

直到——

一瓶酒見底,他尊貴的身姿才靠到沙發上,煩躁冷凝道:

“蘭溪溪似乎有什麼事情。”

“嗯?事情?什麼事情?”肖子與很是好奇詫異,不信的說:

“我之前見她,她和薄西朗關係特彆好,很開心,很恩愛,不像有事情的樣子啊。”

薄戰夜一個冷眼掃過去:“你對薄西朗有什麼特彆的感情?這時候誰準你提他?”

咳咳!

他是堂堂男子漢,直的好嗎!就算彎,也不可能喜歡那種斯文類型好嗎?

得了,今晚的九哥不能惹。

肖子與改口道:“那九哥你覺得她哪兒有事情?”

薄戰夜涼涼掀唇:“她對我很冷,連話都懶得說那種地步,感覺……我得罪了她?”

盛琛:“……”

肖子與:“……”

薄戰夜是瘋了?蘭溪溪喜歡薄西朗後,不理他難道不很正常?

況且,從來隻有彆人得罪他,冇有他得罪彆人一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