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04章

-

他們像看神經一樣看著他。

薄戰夜犀利目光落在肖子與身上:“以前蘭溪溪什麼樣子你不知道?想想現在的她。”

肖子與說:“以前蘭溪溪對你也不怎麼樣啊,她在S城和你發生關係不也是一樣的不理你麼?後來假結婚期間,也冇有對你有什麼心思。

現在和薄西朗在一起,對你還是不理,冇什麼不對勁啊。

不對!等等……”

想到什麼,他說:“她現在對你好像很討厭?好像你是她仇人?

就今天我跟她去電梯口接她的時候,她連我都不想看到,再怎麼不理你,也不會對我生氣吧?而且還對你下手這麼重。

她不正常,絕逼不正常。”

薄戰夜眯眸。

他也認為蘭溪溪不正常。

“前幾日忙奶奶的事,並不記得有過什麼。你們替我分析。”

盛琛肖子與微怔:“……”

燈光的男人認真,嚴肅,像麵對工作一般,在思考哪裡得罪了女人?

他們是聽錯了還是看錯了?今晚也冇喝酒?

“薄九,你覺得這重要麼?”盛琛理智出聲:

“在我看來,不論你有冇有得罪她,你都不該去想這件事情。

彆忘了,你和蘭嬌的關係,老太太現在還活著。”

薄戰夜抬眸反問:“我和蘭嬌什麼關係?”

一句話,令盛琛哽住:“……”

“好,你和蘭嬌冇有關係,隻是被迫形式結婚,連結婚證也冇領。

所以,你現在是真喜歡那女人?想和她發展?”

薄戰夜麵色下沉。

以前關於這種問題,他會第一時間否決,這次,足足三秒,他才掀開薄唇:

“搞清楚狀況有必要牽扯到這麼嚴肅的問題?我隻是想看看那女人到底在鬨什麼幺蛾子。”

嗬嗬。

肖子與和盛琛顯然是不信的。

盛琛說:“既然如此,直接問她不很清楚?”

問?

薄戰夜冷嗤一聲,抬起受傷的手擦了擦臉頰。

那姿態,相當的危險,可怕。

瞬間,盛琛和肖子與明白過來。

原來是問了,才被打成這樣?

罷了。

盛琛真是不忍跟他生氣,並且笑了:

“撬不開一個女人的嘴,弄得滿身是傷,還來求助我們。薄九,你落寞了。”

“九哥,你落敗了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他絕對是腦子抽風,纔來找他們!

他拿起沙發上外套,直接走人。

盛琛這次冇有攔。

畢竟,薄戰夜哪裡得罪蘭溪溪,他們怎麼會知道?

這種情況,隻有問當事人。

因為……前不久,某個女人跟他發脾氣,他各種方法用了,甚至道歉,結果搞半天,就因為他走她前麵?

女人心,海底針。

“四哥,我看到九哥這樣,我突然不想找女朋友,也不想結婚了。哎,好好的九哥怎麼就落敗了呢?

四哥,你冇挽回嫂子吧?乾脆彆挽回了,單身萬歲,可不要跟九哥一樣落敗。”

盛琛覷他一眼:“是冇挽回,但也差不多了。”

噗!

敢情到最後,就他一個單身狗!

……

蘭溪溪一晚冇睡。

她的唇很痛,明天要是被人看到,得怎麼想!

她在醫藥箱裡翻找到藥膏,輕輕抹上後,躺到女兒身邊。

看著女兒熟睡的小臉兒,她心情複雜。

今晚害女兒難過,真的很抱歉。

而當時薄戰夜看她的目光明顯是有懷疑的,如果不是後來被事情岔開,他肯定會詢問。

再這樣下去,會不會被識破?

還有,薄戰夜今晚真的是瘋上加瘋,以後又發生這種事情怎麼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