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05章

-一個個問題,將蘭溪溪困擾,她感覺自己快喘不過氣。

早上七點,她便做好早餐,提前送女兒去幼兒園。

“丫丫,你是媽咪的孩子,昨晚真的如你薄叔叔所說,是開玩笑的,你不要多想知道嗎?”蘭溪溪擔心女兒還想那個問題,送她進校門前特意安慰。

蘭丫丫笑容燦爛:“媽咪,我知道噠!我這麼可愛怎麼可能不是媽咪的女兒呢?昨晚是一時蠢蠢纔沒反應過來。

不過媽咪,你撒謊是不對的,要跟薄叔叔和小墨哥哥道歉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好。”

目送女兒進學校後,她鬆下一口氣。

還好,女兒冇有多想。

“阿姨,你今早怎麼不等我們呢?”薄小墨聲音響起。

蘭溪溪扭頭,就看到小傢夥揹著書包跑過來,小小的臉蛋上寫著被遺棄的生氣。

而路邊,是一輛低調沉穩的轎車,透過車船,清晰看到裡麵帶著黑色口罩尊貴冷凝的薄戰夜。

想到昨晚的畫麵,她連忙移開目光:

“阿姨今天有事,就早點送丫丫過來,乖,要上課了,你快進去吧。”

“哦,阿姨,爹地說昨晚送你回去的時候被野貓抓傷咬上,是真的嗎?我們宅院真的有野貓嗎?

你能不能幫忙讓爹地去打疫苗?我說他,他還不信。”

小傢夥懊惱又單純。

蘭溪溪尷尬侷促:“……”

欺負她,還好意思跟兒子說她是野貓?他是野狼還差不多!

不想提這個話題,她敷衍道:“好,你快進去吧。拜拜。”

“拜拜。不要忘了幫我叮囑哦。”小傢夥臨走還在提醒。

蘭溪溪冇有當回事,等他進去後,收回視線,冇有看那輛車一眼,轉身直接走人。

‘嘟。’

車子開上來,刹車到她身邊。

車內,男人掀唇命令:

“上車。”

即使帶著黑色口罩,看不到臉,男人身上的王者氣息依舊不可忽視。

甚至愈發神秘,危險。

然。

蘭溪溪扭頭,壓根冇有理他,見到前麵正好有一輛出租車停下,快速跑過去,打開車門鑽進去。

車子很快開走。

坐在車內的男人,眸色下沉,如冬日裡瞬間結冰的雪花,寒冷可怕。

蘭溪溪打車到薄氏,下車後,拿出口罩戴上,才上樓。

雖說昨晚抹了藥,唇瓣已經好了很多,不仔細看看不出來,但男人都是敏銳的動物,她還是小心為妙。

“蘭三小姐,來找薄少嗎?”前台友好聲音響起。

蘭溪溪點頭:“嗯,給他送早餐。”

“哇,好恩愛,好羨慕你們,不過薄爺六點就去工地視察了,冇在公司。”

“啊?那你知道他多少點回來嗎?”

“這個不太清楚,三小姐你打電話問問。”

“好,謝謝。”

蘭溪溪拿著便當往外走,邊打薄西朗電話。

“薄少,聽說你在工地?我給你帶了早餐,要送過去嗎?”

薄西朗稍稍意外。

昨晚家裡發生的事情他一清二楚,九叔對她的程度完全超出他預料,她對九叔的牴觸也令他意外。

從冇有哪個女人能抵抗的了九叔的魅力。

而今早,她竟還有心思給他做早餐送來?

“不是說手冇康複期間,不用為我花心思?”

“冇有花多少時間,也冇傷著傷口,隻是隨便做的。你在哪兒?工地離這邊遠嗎?需不需要我替你帶點衣服過去,暫時住那邊,不用兩邊跑?”

蘭溪溪想躲避薄戰夜,最好幾天不回家,丫丫讓朵兒幫忙接。

“晚上要回去,你在公司門口等吧,我讓人接你過來。”薄西朗的話語打破希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