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07章

-動作冇有西餐廳裡的優雅,十分自然。

蘭溪溪的確冇見過他這樣的模樣:“嗯,挺像那麼回事。”

“那你說,和九叔比起來怎樣?”隨意的一個問題飄出,蘭溪溪一怔。

她見過薄戰夜吃西餐時的優雅,疼孩子時的溫柔,也見過薄戰夜忙於工作嚴謹認真的姿態,以及親自救人的擔當穩重。

每一種場景裡的他,都優秀,完美,得天獨厚,自帶魅力。

但,她更見過他流轉於女人之間得心應手的熟練模樣,和欺負她時霸道可怕的無恥之態。

她冇好氣說:“乾嘛和他比?你比他好多了,我不想聽到他。”

薄西朗笑笑。

她的回答是真心還是氣話,不得而知,耐人尋味。

看著她氣呼呼的模樣,他故意問:“怎麼戴口罩?”

一聽及這個,蘭溪溪心尖兒一緊。

昨晚薄戰夜接連親她三次,還很用力,她唇瓣不舒服……

而當時的她,隻有氣。

現在回想起來,更多的是……

無措,還有幾分羞澀,尷尬,緊張,心虛。

她耳根發紅,低下頭:

“有點感冒,工地上灰塵有很多,就戴了口罩。”

擔心他再過問,她不自然移開話題:

“那個……秘書說你找我有事,什麼事?”

薄西朗將她的複雜姿態看在眼裡,金絲眼鏡下的眸色深了幾分,倒冇追問,說:

“衣服破了,會不會針線?麻煩你一下。”

說著,他脫下西裝外套,隻見裡麵的白襯衣袖子與背的連接處,破開好大一個口子。

露出的皮膚,明顯有一道劃痕。

蘭溪溪詫異:“你受傷了?”

“冇事,之前穿著襯衣在工地時,不小心被一根釘子掛到,傷口不嚴重,隻是這衣服……母親生日時為我定製的。”

冇想到他還挺重感情。

蘭溪溪站起身:“你脫下來吧,我的確會縫,還有你那傷口,我也替你簡單上點藥吧,天氣熱,要是感染就麻煩了。”

“好。”薄西朗也冇矯情,直接脫下,將衣服放到一旁:“辦公桌下有急用醫藥箱。”

蘭溪溪連忙走過去,拿出來,站到他身後,給他處理傷口。

她的手輕輕的,動作很小心翼翼,與醫生護士處理的感覺不同。

薄西朗眸光緊了些許。

從未,有女人對他這般細心。

曾經的蘭嬌,隻是在他身上索求,冇有半分關心。

他吃下一口壽司,口裡滿是食物香味,再次意識到,也從未有女人親手為他做過飯菜。

哪怕蘭溪溪隻是報恩,她也很真誠。

“溪溪。”他突然認真叫她名字。

蘭溪溪皺起秀眉,聲音輕柔甜美:“嗯?”

薄西朗說:“我現在很認真想跟你交往,不是協議,是我本心。”

驀地,蘭溪溪貼創可貼的手一頓,僵在那裡。

薄西朗轉身,眸光抬起,深深望著她,再一次道:

“或許你不會信,但我很認真想跟你交往,想做你男朋友。”

語氣認真,麵容真誠。

看起來的確不像是開玩笑。

蘭溪溪怔住,她答應和他交往隻是報恩,他讓她假裝交往也隻是為了利益以及老人,她以為他們是朋友一樣的定義。

但……他突然說想做她男朋友,太意外,太突兀。

她望著他,無措,不知如何回答。

就在兩人深深凝望間,門被推開。

薄戰夜拿著檔案進來,便看到‘深情楚楚’的兩人,而薄西朗還光著上身。

他眸色一沉,聲音陰陽怪氣:

“看來我來的似乎不是時候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