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08章

-突然出現的聲音,打斷兩人的複雜情緒。

蘭溪溪抬眸,看到薄戰夜站在門口,她立即低下頭,把最後一個創可貼給薄西朗貼上:

“薄少,好了,你快吃飯,我出去對麵商店買針線,給你縫衣服。”

說完,她就跑了。

擦肩而過時,薄戰夜看到她眼裡的慌張,尷尬,不自然,以及露出的一點點臉頰上的淺紅。

明顯是害羞。

和薄西朗做了什麼?纔會露出這幅表情?

“九叔,你怎麼過來了?”薄西朗此刻並冇有因為薄戰夜看到他和蘭溪溪而高興,相反,被打斷,他覺得有幾分失落。

他的神情落在薄戰夜眼裡,以至他俊臉又沉了幾分:

“昨晚交給我的檔案已經稽覈完,可以正式運作。

怎麼,嫌我打斷了你的好事?”

若換以往,薄西朗定然否則,並且態度友好開玩笑。

但這次,他直接道:“有點,我和溪溪剛到關鍵時候。”

關鍵時候。

薄戰夜口罩下的嘴角狠狠一抽,握著檔案的手青筋突起,甩到薄西朗身邊:

“辦公室不是你談戀愛搞事情的地方,要做什麼,回家做。”

然後,轉身大步流星走出去。

那微快的步伐和高冷背影,滿是風捲雲湧的可怕。

他,真的動怒了。

薄西朗扶了扶眼眶。

他不是在玩九叔女人。

是在玩火。

門外莫南西看著自家九爺可怕的身影,瑟瑟發抖。

之前在公司聽前台說那幾句,九爺就足夠冷厲,來這邊,還親眼所見、親耳所聽蘭溪溪與薄西朗的愛昧關係。

完了,九爺身上的寒氣彆想去掉,他也彆想有輕鬆的日子過……

他快速追上去:“九爺,頭盔,彆忘了戴頭盔。”

薄戰夜這次過來,不僅是檔案,也不是因為蘭溪溪,而是的確要審查工地,確定無誤後方纔正式動工。

畢竟上次塌陷事件,不得不讓人擔心。

說起塌陷事件,他想起那晚蘭溪溪半夜三更抱著小墨去找她的畫麵,也想起旅館那個吻。

當時她的雖然也推拒,但還有幾分羞澀緊張,與昨晚恨不得咬死他的姿態儼然不同。

到底,為何變化那麼大?

“九爺,頭盔。”莫南西已經第二次提醒。

這種情況,他深知能不說話就不要開口,可,安全重要啊!

薄戰夜終於收回思緒,冷凝接過安全帽,戴上頭上。

莫南西原以為他會遷怒,意外的,聽到男人問:

“前些日子我做了什麼?有哪件事得罪蘭溪溪?”

啥?

得罪蘭溪溪?

高高在上的九爺居然會問這種問題!還是在看到蘭溪溪和薄西朗愛昧之後?難道不是該掐死蘭溪溪麼?

隻怕,蘭溪溪對九爺的意義,已經不是超出範圍那麼簡單了。

莫南西驚訝,不敢說,努力回想:

“前段時間九爺你忙著老夫人的大壽,之後是老夫人的身體,冇有做什麼。”

的確。

在病房蘭溪溪被宋菲兒推,他還先過問她的情況,再關心奶奶,並無過錯。

“之後?”

莫南西????

九爺這是在反省認錯麼?

天,這天是要塌了吧?

他弱弱說:“之後九爺你一邊照顧老夫人,一邊工作,冇什麼大事情。對了,九爺你好像讓蘭小姐給你打掃衛生了……該不會是因為這個吧?”

薄戰夜:“這些事她不是常做?”何況,她不是想見小墨?他也不過是給她相處時間罷了。

莫南西分析道:“不一樣,以前蘭小姐照顧小少爺,天經地義,但現在她是蘭三小姐,還和薄少交往,九爺你讓她打掃,可能她會覺得你把她當做傭人,把她自尊心踩在腳下,就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