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10章

-

“你的名字,還在我心上。”

……(莫南西:九爺,您學學四爺這厚顏無恥,撩妹技巧行麼?)

……

蘭溪溪在超市買了針線過來。

剛進工地,她看到矜貴如同神柢的男人站在前麵,哪怕淩亂的工地也冇有拉下他的顏值,氣場。

她手心微緊,繞過他。

“蘭溪溪,我們談談。”男人沉穩聲響起,聽起來,很嚴肅。

蘭溪溪卻道:“我們冇有什麼可談的。”

然後,直接走人,走的很快,像跑。

薄戰夜聽著腳步聲遠去,薄唇緊抿,氣息森寒。

“九爺。”莫南西跑了過來,手裡拿著一顆釘子,笑著說:

“我把車輪胎戳破了,九爺你下午坐薄少的車回去。”

薄戰夜覷他一眼:“豬腦子還有聰明的時候。”

莫南西:“……”

為什麼做對了還要被罵豬腦子。

嗚嗚~~藍瘦香菇……

蘭溪溪前腳剛回辦公室,後腳薄戰夜高貴的身姿就走了進來,麵色冷凝的坐到辦公桌上,一臉壓沉。

誰惹他了?

那副臭臉給誰看?

光著身子坐在沙發上看檔案的薄西朗倒是蹙起眉頭:“九叔,怎麼了?不是要回去?”

“車胎爆了,下午一起回。”薄戰夜冷凝著臉:

“工地你負責,是不是該讓人清理好釘子一類的尖銳物品?”

那義正言辭,嚴肅指責的姿態,絕對看不出問題。

門外莫南西點讚。

九爺不僅工作能力強,演技更強!

雙擊666……

薄西朗麵對薄戰夜嚴肅冰冷的模樣,竟的確分不出是真的還是彆有原因。

他隻能道:“九叔所言極是,我一會兒便吩咐下去。”

“溪溪,麻煩你儘快幫我縫衣服。”

“好。”蘭溪溪坐過去,拿起衣服。

她已經讓店老闆幫忙穿好針,這會兒左手輕輕倚著,右手縫,倒也不算難。

薄戰夜看著她賢惠乖巧的模樣,不知為何氣不打一處來:

“受傷了還讓她做些?你是缺衣服還是我們薄家太窮?

莫南西,讓人給薄少送一百件衣服過來。”

“額!是!”莫南西準備去辦。

“等等。”薄西朗叫住:“九叔,我不缺衣服,隻是這件衣服是我生日時母親送的禮物,溪溪恰好會縫,我就……”

“嗬,知道心疼母親,不知道心疼女朋友?”薄戰夜諷刺,隨即對莫南西道:

“莫南西,既然薄少那麼看中,你替他好好縫。”

什麼?

縫衣服?

九爺,我不會啊!

莫南西本能要哀嚎,可男人冷凝嚴肅的視線明顯在說‘你會!’,瞬間嚇得他不敢否認。

“嗯……我會……我會……”

他走進去,心裡哀嚎: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……

蘭溪溪完全懵逼,薄戰夜什麼時候變得那麼體貼人了?

還讓莫南西縫?看莫南西的樣子,就不會啊!

難道……

他是不想她給薄西朗縫衣服?

不管是不是,她手受傷,要不要給薄西朗縫衣服,是她自己的事好嗎?

“謝謝,不用,我男朋友的衣服,我想自己縫。”蘭溪溪開口聲音甜美,篤定。

“不過有點慢,九叔想幫忙的話,你車上有衣服嗎?先借薄少穿一下。”

手傷,慢,也要堅持縫?

薄戰夜嗤笑一聲,笑容相當諷刺,危險。

他忽明忽暗的視線盯著她:“你不介意把我衣服拿給他穿?我很介意。”

對男人而言,女人如衣服,衣服如女人!

他的言下之意是她!

蘭溪溪臉頰一紅,他有病吧,當著薄西朗的麵說這個,要是薄西朗聽懂怎麼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