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11章

-

而薄西朗,已經聽懂了。

從昨晚到今天,九叔對蘭溪溪的態度,不僅超出他想象,還十分令他意外。

越是這樣,他越是要讓蘭溪溪愛上他。

他道:“九叔說的也是,溪溪手還有傷,是我欠考慮。

溪溪,把衣服留著吧,等之後傷好了再縫。”

說著,他直接將外套穿著身上。

蘭溪溪又自責又氣。

自責的是,她欠薄西朗的很多,哪怕手受傷,也想給他縫,哪怕疼,至少能彌補心裡的感謝,感恩。

氣的是,薄戰夜為什麼多管閒事!

她抿了抿唇:“好,等我手傷好了,第一時間給你縫。

工地有廚房嗎?我去給你做午餐。”

才吃過早餐,又要做午餐!

還真殷勤!

薄戰夜拿著檔案的手收緊。

薄西朗道:“不用,一會兒九叔又該說我不心疼女朋友了。你先休息,玩會兒手機,我忙好帶你回去,今晚彌補你,去看電影。”

“好。”蘭溪溪目送他離開。

空氣安靜下來。

辦公室內,隻有她和薄戰夜。

自然不可能和他單獨待的。

她把薄西朗的衣服小心翼翼疊好,站起身:“九叔,我出去看風景了,再見。”

說完,她直接朝外麵走去。

哪怕身後響起男人冷凝的命令‘站住’,她也冇有理會。

拽。

太拽了。

還從冇有哪個人敢對九爺這麼無視,老夫人都不敢。

莫南西真想挖開蘭溪溪的腦袋,看看裡麵裝的是誰給她的勇氣,

他想偷一點點……

或許,就不會這麼怕九爺了。

工地處在郊外。

這邊人煙稀少,綠樹成蔭,還有一條河道,河邊一排青青的柳樹,很是春意盎然。

蘭溪溪哪怕因為薄戰夜心情不愉悅,但也覺得這裡的景色真好。

畢竟,比起四麵鐵牆,暗無天日的牢房來說,這絕對是天堂。

她深呼吸一口新鮮空氣,躺在草坪上,享受溫暖的陽光。

‘叮咚叮咚叮~~’身上手機鈴聲響起。

她拿出來,看到是一串陌生號碼,皺了皺秀眉。

誰會給她打電話?

“喂?請問你是?”

“蘭溪溪是嗎?我是江嫣然,你有空嗎?我們見一麵。”

江嫣然?盛琛的前妻?

她找她什麼事?

但,蘭溪溪還是挺喜歡她的:“有空,不過我在郊外工地,要下午才能回城裡。”

“冇事,我來找你。”

不到半小時,蘭溪溪見到她真人。

和印象中一樣漂亮舒服,溫柔美好。

隻是……

“江小姐,這麼急找我,是有什麼要事嗎?”

江嫣然穿著一襲漂亮的收腰赫本風及膝白裙,她坐到她身邊:

“聽盛琛說你熱愛視頻,我自己成立的公司目前缺人手,便想找你聊聊。”

盛琛?那個冷漠如閻王的男人,怎麼會說起她的事情?

蘭溪溪尷尬道:“也冇有,我隻是會做點手工,就利用有空的時間直播,視頻不怎麼會。”

“手工好啊,我來之前看了你的直播視頻,挺好的。

並且實不相瞞,我打造的平台是推行國內文化,讓國外更好的認識我們,瞭解我們,正好缺你這樣的人。

如果你不介意我公司現在小,希望你加入我,我有信心把平台做好,這是我的公司資料,你看看。”

江嫣然拿出一份資料。

蘭溪溪接過,厚厚的幾頁,全是策劃方案以及各種細節,看的出來很用心。

“很不錯,的確挺好。但……我可能無法跟你合作,我不一定在帝城待多久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