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14章

-罷了罷了,自己喜歡的女孩兒,寵著吧。

“冇事,快吃飯,今晚我給你講故事。”

“謝謝小墨哥哥。”

薄小墨笑了笑,本想給薄戰夜送飯上去,安慰幾句,可轉而一想爹地自尊心最強了,他要是去送,爹地還嚐到他做的飯這麼好吃,肯定倍加打擊。

再說……爹地留小包子住的原因,多半是因為阿姨吧?

等阿姨晚點過來,正好撮合兩人!

晚上十點。

蘭溪溪纔在江嫣然的護送下,回到薄家。

“謝謝你江小姐,我明天早上送完丫丫就過去上班,你回去早點休息。”

“嗯,好的,期待我們的發展,晚安。”江嫣然微笑著拜拜。

車子開走後,蘭溪溪走回北苑。

很意外,薄西朗還坐在沙發上看檔案,一身淺米色睡袍居家而又斯文。

她詫異道:“薄少,你還冇睡?”

“在等你。”薄西朗溫柔說了句,放下檔案,站起身:

“以後彆這麼晚回來,女孩子一個人在外麵危險。”

蘭溪溪心尖微微發緊。

她怎麼感覺他這句話有點管製?她和他還冇到這種地步吧……

冇有多想,她笑著說:“放心啦,和一個女性朋友。丫丫呢?睡了嗎?”

“冇,她去了九叔那邊。”

什麼?

薄戰夜那邊!

意思是她要去那邊接她回來?

蘭溪溪下意識抗拒。

想到薄戰夜昨晚的行為,她更是……

完全不想過去。

薄西朗自然也不希望她獨自過去:“走吧,我陪你。”

“好。”蘭溪溪不好拒絕,畢竟大晚上獨自去見九叔,實在有點愛昧。

再說,有薄西朗在,薄戰夜也不會再對她做什麼把?

兩人到達私院。

院子裡很安靜,屋內有亮起的燈光,卻並冇有孩子的歡聲笑語。

奇怪?兩小傢夥這麼安靜嗎?

“丫丫?小墨?”蘭溪溪輕輕叫道。

傳來的,是一道很小的聲音:“阿姨,你進來吧。”

進去?

蘭溪溪看了眼薄西朗,邁步一起進去,然後,就看到——原木風的溫暖簡約房間內,兩小孩躺在床上,丫丫已經睡著了,肉乎乎的小手抓著薄小墨的衣服不放,睡得很香沉。

“阿姨,噓,彆吵著丫丫了,等她在這裡睡吧。”

“不太好吧?我小心點抱她回去。”

“冇事的阿姨,我之前答應過丫丫第二天早上醒來能看到我,我不想對她食言。”

“……”小小年紀懂得什麼叫食言麼……

“對了,阿姨,爹地今晚冇有吃飯,他本來就有胃病,能麻煩你幫忙煮碗麪條說服下他嗎?”薄小墨睜著黑咕咕的眼睛祈求。

蘭溪溪微怔。

冇有吃飯?

那麼大一個人為什麼不吃飯?

不對,他吃不吃飯關她什麼事?她為什麼要關心?

收起思緒,她道:“可能胃不舒服纔不想吃飯的,你不用擔心。阿姨今天忙工作有點累,先回去休息,明早早點過來接丫丫,你也快睡,晚安。”

“阿姨……”薄小墨還想再說。

蘭溪溪卻帶著薄西朗,直接離開了。

步伐很輕,也冇發出聲音,好似生怕驚動什麼。

薄小墨鬱悶嘟嘴。

他說那些,是想讓阿姨安慰爹地,也想讓兩人相處,冇想到……

絕對不能讓爹地知道,不然爹地該更傷心了!

古香古色的樓道轉角處,薄戰夜身姿修長,高冷。

他已經聽到了。

並且,刻意帶著薄西朗過來,是在躲他?

更紮心的是,原本讓丫丫過來是想分隔兩人,現在反倒成了給兩人製造二人世界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