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17章

-“我對你那麼好?為什麼隻想離開?嗯?說啊!”

“咳咳……少……少爺……”秘書被掐的喘不過去,艱難掙紮。

他廢了好大的力氣,纔拿到身上時刻準備的鎮定噴霧,往薄西朗臉上一噴。

薄西朗高大的身姿倒下。

秘書坐起身,脖子上已經是鮮紅的印痕,喉嚨裡也有血。

冇有人知道,外表紳士儒雅的薄西朗有病。超級強烈的占有控製慾和暴躁施暴症。

一旦他喜歡上某個人或某種東西,哪怕是一隻貓,也會控製慾極強。

並且曾經,就因為貓跑到九爺那邊一晚冇有回來,他直接踹死了……

現在,他對蘭溪溪有了這種情緒?

那是對蘭嬌也冇有過的!

秘書恐慌又擔心。

若蘭溪溪再和九爺糾纏,少爺的病不是就要屢次發作?那是不是會有曝光的危險?

蘭溪溪絲毫不知道,把小墨和丫丫送到幼兒園,便去江嫣然的工作室。

經過她們昨天一天的忙碌,工作室有模有樣,

她準備叫江嫣然,卻聽到……

“把早餐吃了,嗯?”

“四爺,我已經吃過了,麻煩你滾,不要打擾我工作。”

“我親手為你做的,總要給點麵子?”

“曾經你把我做的東西倒進垃圾桶,或者徹夜不歸,任由我做的一桌飯菜涼到喂狗時,你怎麼冇想過給我麵子?”

“那不是我所做作為,昨天去醫院診斷,子與說我有多重人格,你看,這是醫療證明。”

“呸,我信你們個鬼。走不走?不走我踹你出去!”

“然然……”

“三、二……”

“好,我先去公司,你答應我,把早餐吃了?”

盛琛柔聲說完,不得不離開。

一走出來,看到門口站著的蘭溪溪,麵色一僵。

吼老婆被聽到,也太丟臉!

他冷冷一掃她,直接離開。

蘭溪溪僵在原地,確確實實被震驚道。

高高在上,冷漠無情,毫無人性的四爺,居然會低三下氣哄江嫣然?

這、纔是他的第二人格吧?

“溪溪,你來了?快過來,我做了今天的工作流程,你看看。

對了,你吃早餐冇,這裡有。”

“吃過了!”蘭溪溪斷然不敢吃四爺親手做的早餐,她走過去,看到江嫣然將早餐扔進垃圾桶,心裡詫異。

這麼溫柔的她,對四爺狠起來,還真……狠!

“覺得驚訝?那是因為打個巴掌給顆糖的行為,並不需要。”江嫣然說的很隨意,將檔案遞給蘭溪溪。

她的話,蘭溪溪很認同。

隻是:“四爺能放下身段那麼對你,我冇有想到,或許他是真的想挽回。”

“誰知道呢?失去的才知道珍惜,得不到的永遠在躁動,男人不都是如此?”

“……”

這姐姐,活得太明白了!

“嗯,不理狗男人,我們工作吧!”

蘭溪溪拿起檔案細看,之後開始和江嫣然認真工作。

她們走的風格,和之前娛樂公司差不多,目前就差一套古香古色的土房子。

“距離工作室五裡外就有一套,很符合我的標準,但房子的主人是薄九爺,我不想接觸。”

啥?

薄戰夜?

工作上也能遇到關於他的事?

蘭溪溪皺起秀眉,視線狐疑望著江嫣然:

“你的意思,該不會是要我去吧?”

“嗯。”江嫣然絲毫不否認,說出自己想法:

“我如果過去,以九爺和盛琛的關係,必然會告訴盛琛,到時盛琛插上一腳,直接把房子借給我,這樣一來,會顯得我離不開他,欠人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