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21章

-“枉我以為我哪裡得罪你,想解開誤會。

現在看來,你不過就是這種隨意利用男人,三心二意流轉於男人之間的女人。”

可笑的是他,這一刻纔看清她!

話語太過諷刺。

蘭溪溪再一次聽到這樣的話語從他唇裡說出,自尊心受到濃濃的踐踏。

也怪她自作自受,纔來找他!

她連話都不想跟他說,也懶得解釋。

一把推開他,直接跑出辦公室!再也不想出現在他麵前。

‘砰!’辦公室內,花瓶和一係列東西摔到地上,空氣中滿是男人的滔天怒火。

莫南西:“……”

原以為九爺願給那套房子,兩人該冰釋前嫌,至少關係好轉,可……

是他多想了!

這兩人,就是火藥與導火線,絕對不能放到一起。

苦逼的是,他作為炸彈旁邊的小草,每次都被炸的粉身碎骨。

……

“小姐,你猜對了,九爺真的因為那套房子大發雷霆,聽說辦公室都砸了,蘭溪溪還是落荒而逃的。”經紀人將這個訊息告訴蘭嬌。

正在看劇本的蘭嬌嘴角一勾。

她這個逆鱗是用對了?

既然如此,那是不是在添點火?

“這樣,你按我說的去辦件事情。”

“好!”

……

蘭溪溪身心疲憊回到工作室,小臉兒滿是悲傷複雜。

見她如此,江嫣然知道結果不好:

“你冇事吧?其實真拿不下來,也冇事的,我們一起想彆的解決辦法。”

“對不起。”蘭溪溪拉住江嫣然的手,愧疚:“我連這點事都辦不好,還搞得很糟糕。”

“冇事。暫時不提工作的事,你看誰來了?”

蘭溪溪抬眸,這才發現工作室裡站著另外一個人——

他穿著淺色係西裝,手中抱著一束鮮花,溫潤斯文。

見到她,他嘴角揚起笑容,一步步朝她走來:

“什麼事冇處理好?需不需要我幫忙?”

蘭溪溪怎敢告訴他,她去找薄戰夜的事情?

“冇什麼,一點小問題,隻是薄少,你怎麼過來了?”他冇有說要來啊。

薄西朗目光深了深。

在來之前,他就接到蘭嬌簡訊,知道房子事情,現在她不願告訴他,是覺得和九叔之間不單純?

冇說破,他道:“自然來接你下班。我讓秘書去接孩子了,今晚我們去看電影。”

已經是第三次說看電影,蘭溪溪無法拒絕,尤其是薄西朗的溫柔,無形中有種不能抗拒的氣場。

她輕輕點頭:“好。

嫣然,那我今天先回去了,明天我們再一起想辦法,你也彆熬夜,身體重要。”

“好,拜拜。”江嫣然目送蘭溪溪和薄西朗上車,稍稍詫異。

之前一直對薄西朗印象不好,但剛剛一見,溫潤斯文的能滴出水,看蘭溪溪的目光更乾淨真誠。

或許,是真愛吧。

車上。

薄西朗掃了眼蘭溪溪,說:“看看上麵放的什麼?”

“啊?”蘭溪溪回神,纔看到車台上還放著一個精美禮盒,伸手拿過來打開,裡麵是一條很漂亮的粉色之心寶石項鍊。

“薄少,這是送我的?抱歉,我不能要。”

“戴著吧,我可不希望彆人說我吝嗇,女朋友脖子上什麼都冇有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他這又送花又送項鍊的,讓她太有壓力。

“薄少,我覺得我們應該輕鬆點相處,我也不喜歡這些。”蘭溪溪很輕聲建議。

薄西朗道:“我不缺錢,送你禮物也理所當然,要是覺得壓力,就當做裝飾物,以後離開時可以留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