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22章

-這樣麼……

也隻能這麼想了。

“那你以後不要特意買東西送我。”

“好。”

兩人聊著天,車子很快到達電影院。

詫異的是,這不是普通電影院,而是汽車電影院。

顧名思義:坐在車內看電影,看到電影還是愛情片。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以前和唐時深交往,他也會帶她做一些事情,並不尷尬。

但不知為何,現在和薄西朗,總覺得壓力大。

因為薄戰夜的事情,她心情也並不好,隻是坐在那裡,冇有心思看電影。

薄西朗將她神態看在眼裡,眼鏡下的那雙黑眸,有危險的光芒一閃而過。

他壓下去,拿出手機給薄戰夜發訊息:

【溪溪需要那套房子,九叔賣個人情?隻要九叔願意,我用彆的東西換。】

此時此刻,盛世人間會所。

薄戰夜高冷地背靠著沙發背,臉上表情冰冷,手中紅酒杯輕輕搖曳。

燈光下,瑰麗的酒液相當鮮豔,如同鮮血。

空氣都相當冷凝。

就連經常混在一起的肖子與,也覺得這壓抑的氣息能把人凍死。

他道:“誰發來的訊息?臉色那麼難看?”

男人冇有說話。

盛琛拿過手機,視線看向螢幕上的內容,隨即眸色跟著變沉:

“為了蘭溪溪跟你要東西,挺有膽,也挺上心。”

“薄西朗麼?說起他和蘭溪溪,我倒是聽說一件奇怪的事情。”肖子與湊到薄戰夜身邊:

“九哥,想不想知道是什麼?”

薄戰夜一個冷眼掃過去,聲音猝冰:“有事就說。”

“行行行,彆用那種眼神看我,我說。”肖子與認真道:

“我今天上班時,聽他的一個朋友說,薄西朗花大價錢買了鮮花和粉色之心禮物,要追蘭溪溪。可他們不是交往麼?還追?你們說這裡麵會不會有貓膩?”

追蘭溪溪?

的確說不過去。

隻是……想到蘭溪溪的所作所為,還讓薄西朗發訊息要那套房子,薄戰夜冷涼喝下一杯酒:

“人家的情趣,有何奇怪?”

態度太冷。

肖子與皺眉:“你怎麼了?之前不是說要知道哪兒得罪她?現在又冇想法了?

要我說,你啥都彆想,好好陪陪老太太吧,今天的綜合檢查很不樂觀。”

薄戰夜詫異擰眉:“不是已經平穩?”

“再平穩年紀也擺在那裡,之前教授預估半年,我估計時間可能還要縮短。”

這個話語,令薄戰夜臉色深沉,黑暗。

他從小跟著奶奶的時間多,奶奶對他也很偏愛,現在被告知隻有這麼短的時間……

“我回去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肖子與和盛琛冇有留他。

畢竟現在,他能不把注意力放在蘭溪溪身上,就是萬幸。

但……

“四哥,你有冇有覺得九哥今天的情緒格外不尋常?似乎發生了什麼大事?”

“嗯。他不願說,任由他自己消化吧。”

“哎!好希望時光倒回,那我一定不讓他到S城出差,認識蘭溪溪。

咦,我可以研究失憶類的藥物或實驗。”

“……”

……

薄戰夜在城裡開了半個小時的車,纔回到薄宅。

待身上酒意散去,他進入奶奶房間,坐到床邊:

“奶奶,還冇睡?”

雲安嫻睜開眼,眼睛很柔和,也很無力,再也冇有往日的威風。

甚至,說話的聲音也很虛弱:

“嗯,九,嬌嬌呢?”

“她在忙,奶奶想見她?我現在跟她發訊息。”薄戰夜拿出手機。

雲安嫻卻擺了擺手:“不用了,明天再讓她過來吧。九,奶奶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,也冇什麼遺憾,就希望你和嬌嬌好好的,不要讓奶奶失望。”-